升学教育:王者荣耀被指“毁了孩子成长” 起诉方:希望建设儿童友好型网络平台

升学教育 20 2021-07-21

  

  未来北京6月5日电(记者 张冰清)“我们并没有说不让未成年人玩游戏,而是呼吁大家意识到,现在互联网+发展这么快,有太多影响未成年健康成长的垃圾。优秀的、适合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发展的内容服务,包括好的青少年模式没有发展起来,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我们认为,一些大的互联网平台有责任去开发真正适合未成年人使用的健康的内容和服务,包括高质量、有益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不会致瘾的游戏,这些平台要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去做这项工作。”在座谈会上,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表示。

  儿童节当天,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心”)就“王者荣耀手机网络游戏腾讯公司提起未成年人保护民事公益诉讼。随后,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心”)举行媒体座谈会。

  2018年,在王者荣耀官方微博中,李白、韩信被组成“CP”。韩信的人物介绍中有“在乎李白”字样,李白的人物介绍中则有“在乎韩信”字样。图源: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官方微信公众号致诚儿童

  为什么只起诉王者荣耀?只起诉腾讯?

  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不仅是王者荣耀,也不仅是网络游戏。短视频直播打赏,也都是未成年人保护重灾区。

  佟丽华表示,只起诉王者荣耀是因为精力有限,他不排除之后会起诉其他互联网平台。

  “第一,中心工作人员精力有限,只能先找最有代表性的、最典型的去起诉。第二,中心也并不排斥在合适的时候起诉其他的互联网公司。有很多了解中心的人都知道,中心是一家有着二十几年历史的未成年人保护机构,始终在关注互联网的发展对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带来的影响。”佟丽华表示。

  近年来,互联网行业正在给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带来严重的影响,这一问题无法回避,这是国家的大事,是涉及到中华民族健康发展的大事。

  “所以我们就王者荣耀游戏问题起诉了腾讯。我们希望就这个案件,告诉腾讯以及其他互联网平台、告诉整个社会,我们要正视当前以手机游戏为代表的快速发展的互联网行业给未成年人成长带来的威胁和损害。”佟丽华说。

  因此,本次诉讼请求共涉及到三方面、六项具体诉讼请求。

  其中有一条就是希望腾讯公司成立专项基金,拿出钱来,去支持未成年人尤其是农村留守儿童,从虚拟世界走出来。又要到暑假了,现在孩子的是安全的活动场所,孩子缺的是室外的、安全健康的活动场所和活动形式。这也是很多孩子被动在虚拟网络空间度过他们课余时间的因素。

  佟丽华坦言,在这个问题上,农村的留守儿童尤其严重。父母不在身边,表面看来一时玩游戏是最安全的,但从长远来看这对这孩子身心成长是最有害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希望腾讯拿出专门的一笔专项基金,为留守儿童在每一个乡镇去建一个足球场、篮球场,设计一些全国性的比赛竞技体育活动,组织一批人去组织孩子们踢足球、玩篮球。

  而针对记者提问的专项基金金额多少合适的问题。佟丽华表示,我们现在还没有和腾讯公司就这个问题进行沟通。至于诉讼请求,我们没有提出具体的诉讼请求数额。我认为就算腾讯拿出100个亿,去帮助中国农村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也不为过吧?

  并不是不让孩子玩游戏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没有公布起诉书,他们讲述了他们认为的王者荣耀“5宗罪”,即存在5个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行为。

  分别是:1、游戏在角色形象、抽奖规则、语音交流、聊天频道等方面均存在大量不符合“12+”适龄等级的内容及设定。2、游戏人物形象设计过于暴露,网站及社区存在大量色情、低俗等不适宜未成年人阅读的内容。3、游戏人物篡改了历史人物形象,践踏民族传统文化。4、游戏商场充值限额及抽奖模式违反了国家规定。5、潜在的诱导沉迷设定弱化了未成年人的自控力,增加了沉迷风险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起诉过中,搜集到大量证据,也接到很多家长投诉

  目前接到的投诉中,未成年人沉迷王者荣耀花费的金额最多有几十万元。不过比起财产,沉迷游戏给未成年人身体和心力带来大量伤害。

  修改前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在佟丽华看来,是没有牙齿的。但现在的法律不一样了。

  根据新修订法律规定,违法者违法所得一百万元以上的,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一百万元的,并处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拒不改正或者情节严重的,并可以责令暂停相关业务、停业整顿、关闭网站、吊销营业执照或者吊销相关许可证。

  “如果一个互联网平台有社会责任,内容是好的,去努力开发健康内容,这个公司有存在的积极意义。如果公司只追求公司利益,为了利益打擦边球,虽然赚钱了,但给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应该严肃查处。”佟丽华说,“家家都有孩子,别毁了孩子成长。”

  佟丽华强烈建议,大的互联网平台有义务建设儿童友好型的网络平台。

  青少年模式难发展原因是其背后流量逻辑

  佟丽华说,当前青少年模式难以发展起来的根本原因,是因为色情、暴力、恶俗等不良信息客观上会带来流量,推高网络平台的广告估值,给其带来巨额利益;而真正吸引未成年人参加、有益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青少年模式是需要投入大量人员、资金去建设的。前者是躺着就可以赚钱,后者是要花钱,这对公司决策者来说当然意义不同。所以导致的结果就是,很多平台设置了青少年模式,也可能有几个人在做相关工作,但从公司决策层来说根本不关注。公司决策层关注的是利润、是金钱,是如何获得更好的利益。

  “所以我们看到,一些互联网平台设置青少年模式也好,有几个人做了一点事儿也好,包括节假日做一些宣传活动也好,更多是一种公关宣传活动。”佟丽华指出。

  “包括有的平台出了一些社会关注的问题,受到了处罚,于是就勉强做了一些以未成年人保护为主题事情。我们从一个专业的未成年人保护的角度来分析,这些平台的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更多像是公关之举,而不是战略举措。换句话说,当前这些大的平台给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带来的形势是严峻的。”佟丽华表示。

  佟丽华坦言,并没有说不让未成年人玩游戏,而是呼吁大家意识到,现在互联网发展这么快,有太多影响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垃圾。优秀的、适合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发展的内容和服务,包括好的青少年模式没有发展起来,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我们认为,一些大的互联网平台有责任去开发真正适合未成年人使用的健康的内容和服务,包括高质量、有益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不会致瘾的游戏,这些平台要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去做这项工作。

  多方共治,重点还是互联网平台

  佟丽华还指出,简单来说未成年人要受到特殊的保护,需要有专门的立法。从大学生的角度来说,他们大多刚成年,刚步入校园,我认为也需要受到特殊的保护。此外,任何企业都要遵规守法,要讲良心,不能为了挣钱不择手段,无视未成年人、大学生等需要受到特殊关爱保护群体的权益。

  针对网上目前很多人发布的“家长的责任也很重要,家长也得管好孩子,不能将责任都推到互联网公司去”等评论,佟丽华表示,并不否认家长对孩子应当承担教育责任。

  “我们认为家长在对未成年人的成长方面发挥着重要的、基础性的作用,家长应该多陪伴、教育和管理孩子,但目前情况是单纯依靠家长的作用是不行的。对于一个充满诱惑、风险、快感的虚拟环境,家长有时是无能为力的。未成年人本身年龄就小,自我控制能力比较弱,父母不可能紧紧盯着孩子,社会应当给未成年人、给家长建设一个健康的环境。”佟丽华说。

  佟丽华说,特别是对于农村留守儿童,家长更是无力的,这里有社会结构性的问题,互联网公司更应该担起社会责任。据国家统计局调查,2020年全国农民工总量2.856亿人,据民政部统计,2020年全国农村留守儿童643.6万名。我国农村留守儿童的问题是城镇化、现代化进程中的一个社会结构性问题,家长外出务工,无法将未成年人带在身边进行教养。我们更要看到的是,由于有2.8亿多农民工在外务工,而留守儿童的判断标准对父母外出务工的时长是有要求的,实际上受到影响的绝不仅仅是上述600多万已经登记的留守儿童,还有很多在农村的未成年人,也受到父母外出务工的影响。

  因此,佟丽华建议,国家要研究如何让互联网行业更健康地发展,互联网行业也要担负起责任!

上一篇:升学教育:校外培训缴费套路多!国务院教育督导办发布重要提醒
下一篇:升学教育:2021年规模将达5050亿?素质教育市场正崛起 瑞思教育加速布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