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心理学家严艺家:站在18岁的门槛上,走个心

升学教育 8 2021-08-30

茁壮君说:
超过50%的青少年自杀,考虑时间不超过10分钟;超过70% 的青少年自杀,考虑时间不超过2小时。
2012年杭州调查7335个初中生,14.3%的人认真考虑过自杀,6.9%的人已经制定过自杀计划,2.1%的人有过自杀行为,1%的人反复尝试过自杀。
自杀未遂青少年调查:85%没告诉任何人自己有自杀念头,90%的自杀尝试父母并不知晓。
中国乃至世界,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日趋严重。近日,升学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学生心理健康管理工作的通知》,提出从源头管理、过程管理、结果管理、保障管理四个方面综合施策,进一步提高学生心理健康工作针对性和有效性,切实加强专业支撑和科学管理,提高心理危机事件干预处置能力,提升学生心理健康素养
政策立意来看,这份《通知》很有必要,很及时,也很专业。《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显示,青少年是抑郁症的高发人群之一,激烈冲突的文化环境、不健康的家庭关系生理层面等问题,都可能成为导致青少年抑郁的诱因。
在一场针对18岁中学生的“哈佛峰会”讲座中,儿童心理学严艺家通过大脑构造及其机能以及成熟过程的角度,介绍了大脑发育对于青少年心理发展影响。她表示,前额叶的充分、健康发育是人正确认识自我拥有较高判断和执行力的生理基础之一。
如何通过大脑来认识内心?为什么无法克服拖延症?青少年如何面对抑郁、焦虑情绪?严艺家不仅从生理、关系、文化等角度分析了成因,也给予了清晰的应对方法严艺家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高级组成员;关注婴幼儿及孕产期家庭心理发展。
看似早熟,实则晚熟
大脑对于人类来说是一个极其神秘的器官。人类所有与心理有关的体验都是从大脑开始出发的,要了解自己,就需要从自己的大脑开始。
为什么青少年容易冲动?为什么年轻人容易感到对未来迷茫?为什么无法克服拖延症?
严艺家指出,大脑可能是人体最大的一个性器官,它与每个人体验到愉悦的能力休戚相关。而大脑的前额叶是整个人体发展最慢的一个部分,它的生长和发展也许会伴随人的一生。
前额叶的功能主要包括了逻辑推理、行动执行和控制冲动。前额叶的发育程度对于人情绪的管理、控制和体验有着显著的影响。因此,可以说,判断与执行,是人脑最晚发展出的功能,而年轻人时常冲动以及执行力不够导致拖延的原因,可能就在于前额叶还没有发育完全。在2018年之前,学界的多项研究表明,理想化状态下,通常前额叶发育成熟的时间在22岁,可遗憾的是,随着“屏幕使用时间”增长等原因,这一成熟年龄逐渐已延后至30岁。
前额叶成熟的延后也意味着青春期的延长。以往,人们认为18岁是步入成年的年龄,而当下,真正的青春期很可能会在30岁才会结束。学界将22岁至30岁称作“成年涌现期”。这一时期的年轻人看起来非常像成年人,但是内心很容易感到迷茫,还没有准备好独立应对现实世界,对自我的认知还不完整,“看似早熟,实则晚熟”。
她开玩笑,“在接下来十几年的人生中经历各种各样情感波折的时候,大家可以叹口气,告诉自己:人嘛,反正前额叶皮质总是需要时间去成熟的。”
此外,严艺家介绍,人这一生有3个阶段,对“我是谁”这个问题特别的敏感。这也是前额叶皮质在发育过程中给不同年龄段带来的不同困扰:
第一阶段学步期
婴儿蹒跚学步时,往往会纠结于是往前走探索更大的世界,还是向后走回到妈妈的怀抱。
第二阶段青春期
少年通常对冲出家庭束缚、探索外部世界有更强烈的渴望,但依然对自我的认知和能力存疑——“我真的做得到吗?我在别人的眼里是谁?我到底是谁?”这也是重新自我认识的重要机会。
第三阶段更年期 
往往是丧失生育能力的过程,同时也逐渐失去许多选择自由。不少处于更年期的父母,对于正值青春期的孩子会产生微妙的“嫉妒”,造成了亲子关系中的张力和矛盾。
在人生三大自我认知阶段之外,关于青春期前额叶带来的影响,严艺家还提到了 “聚光灯效应”。处于青春期的孩子会感受到自己额外受到别人的关注,从而愈发注意自己行为和形象,而从负面影响来说,有时候孩子不经意的把自己的问题放到无限大,出丑时总以为别人会注意到,容易耿耿于怀好久。
那么,有什么好办法能激活前额叶,让人更好地进入学习和工作状态以及完善自我认识呢?严艺家的答案运动和睡眠。
研究表明,运动可提高大脑被激活的面积和比率,所以当人们不想继续工作,或执行和判断力出现了疲劳时,起身去活动一会儿也许能有所帮助;而通过睡眠,大脑会启动一项被称为“修剪”的重要的功能,帮助人们调节前额叶,把不需要的信息从大脑中删除,以腾出更多空间有效工作。
抑郁症的3类成因
我们正处于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虽然物质条件不断提高,但青少年抑郁症的发病率却也在逐年增高。这是一种精神障碍,以抑郁消极、情绪低落为主要特征的心理疾病。
“抑郁和焦虑对于高中生来说,是非常现实的体验。”在严艺家看来,许多人在做抑郁症科普时,过于重视其中由“关系紧张”而产生的因素,比如与父母之间的关系恶化或因留守产生出问题,但她强调,实际上抑郁症的成因往往更加复杂。在临床研究中,她发现了许多人际关系维护良好却仍然遭受抑郁症困扰的患者。
对于抑郁症的病因,她认为需要从3个不同的维度来看待:
生理维度
现实中,生理维度是人们常常忽视的部分。
严艺家建议,受到抑郁、焦虑等相关情绪困扰的人需要先从生理原因开始排查,可以先去医院对自己的内分泌功能进行检查。在她的临床咨询经验中,不少因抑郁向她求助的青少年会有不同程度的甲亢、甲减等内分泌问题。此外,生理层面的因素还可能包括意外被篮球砸中而导致的脑外伤,以及早产导致的身体机能问题等。
另外,还需要对心脑血管方面进行检查。她表示,抑郁症实际是大脑的病变,抛开生理层面的问题,直接从哲学、精神、情感方面进行研究是不切实际的。
她还建议,遭受抑郁低迷情绪困扰的人从饮食方面开始调节和改变。有研究表明,肠道就像人类的第二大脑,肠道健康和情绪健康之间有着密切的关联。实验中,在人的肠道里植入一些健康的菌群后,宿主的抑郁症或阿兹海默症也会跟着有所好转。
关系维度
许多抑郁症状都出现在人生遇到“重大丧失”的时候。
严艺家说,人生中需要经历许多必要的丧失:成为青年时,便会丧失童年时期的纯真;成年时,便会丧失许多自由,承担更多责任。人生不是一帆风顺,失去挚爱的人、珍视的物、重要的机会,都意味着和一些重要关系的分离。
这些与“丧失”有关的体验,如果没有及时言语化,往往就会转化为很多心理冲突埋藏下去。“很多人可以带着心理冲突活得很好,但是很多时候这些冲突会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
调查中,与青少年自杀率相关的数据令人触目惊心。由此,严艺家也强调,要多留意身边出现抑郁症状的人,他们表达时也许并不是无病呻吟,而是真的感到痛苦和难受,而在社会病耻感的压抑下,这种生理和心理上的“难受”很难向他人倾诉。
文化维度
如今的“千禧一代”正在经历与父母长辈不同的文化困境。
无论是选择出国读书面对跨文化适应还是在国内高考应对中高考改革,他们面临的压力和竞争往往要比他们的父辈更加严峻;同时,来自网络虚拟世界和现实成长的虚实交错也冲击着当代年轻人,使得这一代人的价值观碰撞与撕裂也会剧烈得多。
严艺家也鼓励青少年去探寻自己的家族史,“来自祖辈的经历和创伤也会以基因的甲基化影响他们的后代,也许了解历史可以帮助你看到很多此刻正在经历的心理冲突。”
让负面情绪转化为原动力
人的神经系统从上至下、由表至里可以分为大脑皮层、边缘系统、中脑、脑干、脊椎,其中下方的系统较上方系统的功能更为基础。
大脑皮层主导人的学习、思维、表达;边缘系统负责人的依恋、情绪反应、性行为;中脑则管理人的运动、“激励”、胃口、饱足感;而脑干管理睡眠、血压、心跳、体温。
因而,从脑科学的角度,严艺家安利了一个调节心理状态的大招——在大脑上方功能失效的状态下,通过激活下方功能来调节前额叶与颞叶,让负面情绪转化为原动力。
比如一个学生刷题时不在学习状态,就会转向追星,撸猫等方式调动情绪,也就是从大脑皮层下降到边缘系统;而当边缘系统失效,情绪失控时,可以尝试通过深呼吸让自己镇静下来,实际背后的原理就是通过调节脑干层面来调动边缘系统,自下而上直到大脑皮层,回归到可以思维的状态。
最后,说到“完美的前额叶皮质发展状态”,严艺家分享了曾经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的一句话——
Fight for the things that you care about, but do it in a way that will lead others to join you.
她说,“一方面你可以为自己想要的去争取和努力,但同时,你有足够的能力去团结他人,在边缘系统的层面,站在你这里,在大脑皮质的层面,和你一起去执行,一起去判断。” 
上一篇:澎湃新闻暑假征稿选登|梦寐以求能有一个没有父母管束的暑假
下一篇:“打游戏到半夜12点,我却管不了”:父母如何影响孩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