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昔日资本宠儿成“老赖” 海风教育借战略合作“金蝉脱壳”?

升学教育 16 2021-09-04

  未来北京5月12日电(记者 张冰清)5月10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依法对两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分别处以警告和2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

  此消息一出,迅速登上了微博热搜,目前在线教育乱象频生,引起许多家长的关注。一时之间,关于校外培训机构唯利是图学科类培训、错误言论师德失范、虚假广告违规收费退费难等乱象的讨论不绝如缕。

  有家长向未来网记者爆料,k12在线教育机构海风教育转移课程,现在已经无法联系上海风教育,学员退款无门。

  “海风”“轻轻”地走了

  “海风清空了我的课。一打客服就无人接听。”

  “1节课60分钟,180节课,24750元。要不回来了。”

  “海风的课程迁移至轻轻家教后,退费更不知道找谁了。”

  有家长向未来网记者爆料,在家长自发建立的维权群内,自去年12月底开始,就已经有数百名家长陆续反映退费难,并质疑海风教育被轻轻教育收购,“我小孩以前的班主任,现在就改为轻轻XXX老师。”

  未来网记者从黑猫投诉平台上了解到,今年3月起就有消费者陆续对海风教育进行投诉,包括53人的集体投诉,和270份个人投诉。投诉问题包括:退款问题、诱导消费、虚假宣传、霸王条款等。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

  家长李芹向记者表示,在2019年6月17日在不是很了解的情况下,购买了海风教育的课程,并用支付宝付款给上海风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24750元。

  2020年4月25日,李芹与海风教育的班主任沟通无果,表示赠课不予退费。“当时销售人员说单价是每小时137.5元,每课时大概均价是90元-135元,合同写着常规课180次,90赠90不退费未有明显提示加黑加粗,赠课不退限制相对人的权利,属不公平格式条款,需按海风教育APP未上完剩余课时144次退费13200元。”李芹向未来网记者表示。

  2019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指出按课时收费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60课时的费用;按培训周期收费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对此,不少家长表示,海风教育的课程收费均已超过3个月,甚至是按照全年收费,并不符合相关规定。

  也有消费者在网上发文表示,“我从申请退款到今年315,前后半年多时间,多次申请退款,但一直没有人给与回应。我感觉现在海风公司就像一个空壳,投诉也没用。而在315期间,通过12315对海风教育进行了投诉,次日得到反馈是海风教育的主体上海风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一直拖着不退款,直到电话打不通。合同有效期内申请退费就一直拖。现在联系不上海风教育的老师,我们一点办法没有。”李芹回忆道。

  为此,未来网记者多次拨打海风教育主体运营公司上海风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联系电话,均反馈正在通话中,或无人接听。

  此外,还有不少家长向未来网记者反映,原本海风教育的老师现已改名为轻轻教育班主任。“从2020年4月起,就不再回复家长的消息,课时没有上完的情况下,就清课了。”有网友爆料称。

  

网友评论反映轻轻家教单方面清课截图

  

家长爆料截图

  

家长爆料截图

  而在一张家长提供的截图中,记者注意到,海风教育的老师给家长发送的通知中多次提到“轻轻海风”并用“轻轻海风”的名义向家长兜售课程,如“轻轻海风在家长的角度考虑,将回赠课量不断加大。”“同时感谢并回馈轻轻海风的老学员。”“轻轻海风推出单片课时包限时立减活动。”

  随后,未来网记者以家长身份联系轻轻教育官方客服,其客服人员表示,海风教育与轻轻教育并无任何股权或控制关系您的合同是与海风教育签订,费用是交付给海风教育,轻轻教育无法予以退费。

  当记者询问,此前购买海风教育课程已转入轻轻教育。轻轻教育客服人员反复向记者表示,海风教育与轻轻教育并无任何股权或控制关系。

  相同的微信号、同样的电话号码,班主任却由海风教育老师变成了轻轻教育老师,有不少家长质疑海风教育被轻轻教育收购,那么轻轻教育与海风教育到底什么关系?

  曾经的资本宠儿,如今竟成“老赖”?

  公开资料显示,海风教育是一家K12在线一对一辅导补习平台,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海风教育先后获得6次融资,其主体运营上海风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海风教育创始人兼CEO郑文丞,生于1989年,通过高校自主招生进入复旦大学数学系。2010年海风教育从自主招生这一细分赛道线下切入,4年时间成为华东地区自主招生第一品牌

  不过,作为教育行业的一个细分领域,自主招生市场远比不上自2013年底兴起的互联网教育。2014年,正值在线教育元年之际,海风教育进行了转型,押注在线一对一赛道,并将业务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

  海风教育的融资历程也证明,相比传统的线下教育,在线教育更加受资本青睐,天眼查显示,2014年之前,海风教育未获得投资,从开始转型的2014年起,海风教育至今共计完成了6次融资,最近的两次均在2018年。

  2018年1月初,由好未来、源码资本领投,海风又完成C轮数千万美元融资;同年7月,海风教育宣布完成C+轮融资,由好未来、源码资本和某主权基金联合领投。之后再无融资动态。

  记者从上海市崇明区教育局和上海市崇明区横沙乡市场监督管理所了解到,风创公司的子公司上海海风教育培训有限公司的办学许可证已在2019年10月到期,风创公司目前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天眼查显示,风创公司现处于存续状态(企业依法存在并继续正常运营),目前已累计18条限制消费令,涉及的法律诉讼达176条,现存累计执行标的总金额4331677元,全部未履行。

  而说起海风教育与轻轻教育的关系,要上述到2019年,彼时8月,上海风创与另一K12教育机构轻轻家教宣布“开启战略合作”。自2020年1月上海风创与轻轻公司发布合作公告后,上海风创原给三亚智泽提供的服务改为由轻轻公司提供,服务品牌由“海风教育”变更为“轻轻海风课堂”。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显示,海风教育的主体运营公司上海风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已经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共有38条之多。

  

天眼查数据截图

  在2020年12月5日,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三亚智泽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与上海风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委托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判决书”)中提到,三亚智泽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亚智泽”)于2019年3月18日与上海风创签订《海风教育代理商协议书》,授权三亚智泽法定代表人赵某为三亚地区代理商,代理“海风教育”中小学1对1真人在线辅导服务。

  轻轻公司工作人员向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表示,2019年12月起,风创公司已无能力提供课时服务,2020年3、4月起,风创公司代理商如要继续履行合同的,必须和轻轻公司重新签订协议。

  判决书中提到,2020年4月23日,微信名为“轻轻教育-孙运杰”表示:“说实话,作为一直对接你们的运营经理,我理解你们经历的海风不给力,无助,到换签的几次折腾,这个合同拖了这么久,就是我们也在努力为老代理商们争取……”“代理费你们是交给海风了,任何关于代理费的事都去找海风。”

  上海风创停止履行协议义务,相关平台已无法正常使用,原与三亚智泽联系的上海风创运营经理孙运杰(之后变更为轻轻公司的运营经理)要求三亚智泽与轻轻公司重新签订代理协议,致三亚智泽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故要求解除协议。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对三亚智泽所提的“上海风创”返还代理费10万元予以支持。但海风教育始终未应诉、答辩,也未提交证据。

  据《消费日报》此前报道,轻轻家教称,与海风教育目前还是战略合作,并非合并关系。战略合作与合并关系在财务、法律上以及主体上都有一定的区别。

  资本游戏之下,备受坑害的只有家长学生

  “此次事件中,海风教育对于赠课拒不退款、未按照合同履行课程业务、私自将课程转移至其他机构等行为,事实上已经触犯了法律。”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教授王贞会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家长和学生不该成为一些违法违规的教育机构敛财的对象,事实上,由于自身运营模式出现问题,让消费者为此买单是不合法也不合规的。

  王贞会坦言,“家长在购买课程时和教育机构已经形成了合同关系,机构想要修改合同条款,是需要双方共同协商确定的。企业单方面变更赠送课程的条款是没有法律效力的,这样是不履行既有的合同义务,或者说是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情况,按照《民法典·合同编》的规定,是需要承担违约责任的。家长通过分享或提前购买一年的课程获得赠课,如企业要变更赠予服务,涉嫌虚假宣传,《反不正当竞争法》《广告法》对此都有规定。”

  “事实上,这与当下资本追逐在线教育引起乱象不无关系。”王贞会表示,轻轻教育接收了海风教育的学员和教师,并开始授课,事实上,已经与消费者构成了合约事实。但退费时推诿是企业诚信的问题。

  “监管企业的诚信问题是迫在眉睫的。2019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发布过《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意见指出,要实施备案审查制度,开展排查整改,更重要的是要健全监管机制,包括有关部门的综合治理,公开投诉举报方式,建立黑白名单制度,加强行业自律等等。”王贞会表示。

  王贞会还特别强调,“还有一点值得一提,教育机构作为强势一方,一般提供的都是格式合同,那么这种合同很有可能出现霸王条款。资本游戏之下,备受坑害的只有家长学生。”

  此类事件为什么会屡屡发生?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坦言,在线1对1模式成本极高需要资金池不断注入新的融资才能得以运行。当下的在线教育市场,已经演变成一场烧钱大战。反观海风教育自2018年7月之后再未获得新的融资,今日来看,似乎也印证了烧钱逻辑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曾对近期屡屡发生的在线教育乱象表示,在资本追逐下,在线教育机构追求规模和体量增长,不惜投钱营销,而非重视师资建设、课程建设。家长不可能买低质课,如果花钱买了课程,没有产生实际的学习效果,这会带来培训机构自身的恶性循环。前期营销烧钱,烧来一些流量,但流量成为僵尸流量,随后培训机构经营成本高企,陷入亏损的困境。

上一篇:升学教育:中央深改委三年两次提及“校外培训负担”:不能让良心行业变成逐利产业
下一篇:升学教育:虚假宣传、价格欺诈!3家校外培训被顶格处罚共750万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