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琴还是不练琴?“不逼不行”的父母困局正令人迷茫

升学教育 28 2021-11-29

人们越来越讨厌狼爸虎妈,但是,人们也羡慕狼爸虎妈收获的子女成就。在不同价值观的纠结和冲击中,许多琴童父母也正变得迷茫热播剧《女心理师》中有一集,讲述了琴童女孩长大后成为神经性暴食症患者的故事。无意间也展现出了为培养孩子艺术技能而导致亲子失和的困局。
蒋静妈妈认为小时候孩子应该多吃一点苦,多学习一些才艺技能,长大才能变得更优秀。蒋静5岁开始练琴,每天练习10个小时,每天周末寒假暑假。从小没少流血流汗,十个手指头,长满了茧子,有一次甚至弹着弹着琴键上都是血。蒋静成为了别人眼中优秀的孩子,只是有一天,成年的她坐在了心理咨询师的面前,诉说内心的压抑,以及对母亲多年来的愤怒
在这个更加注重孩子全面发展,提倡艺术升学教育时代,送孩子学琴是许多父母的选择。但是,很快这些父母就体会到了一件事情:“不练琴母慈子孝,一练琴鸡飞狗跳”。
传统文化对父母责任的定义:“该逼一下要去逼一下”
张悦的女儿弹琴上颇有天分,自小就在培训班上超越了大多数同学,还获得了一些奖项。这让张悦对女儿弹琴更上心,也因此对女儿的不上心着急:“她年纪还小,贪玩,个性又强,就为她弹琴这件事情,我老了多少岁。作为家长,不想因为自己放松了要求而耽误了她的前程。如果她能够早早确定发展方向,那么以后会更加顺利一点,不要那么迷茫。这就是我现在能为她做的事情。”不愿意浪费女儿的天赋,张悦相信,孩子该逼一下,就要逼一下,不能为现在心软,失去了未来奋斗的方向。
更多的父母虽然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孩子并不具备特别的天分,但是他们仍然希望孩子可以从音乐熏陶中受益,掌握弹奏技能,丰富自己的精神生活
“要么你的孩子很有天赋,对弹琴很热爱,或者家里有浓厚的音乐氛围,要不然,孩子不可能对钢琴有强烈持久的兴趣。我们都是普通父母,本身在音乐上也没有造诣,只是为了让孩子有机会走进音乐,享受音乐,才送他去学钢琴。我们能做的是什么,就是周末送他上课,每天陪着他练琴。”刘钊说,他希望儿子有一天学会了钢琴后,可以把钢琴当作自己未来精神生活的一个慰藉。
“除非你打定主意,让孩子玩一玩。如果你希望孩子认真学,你就很难心平气和地等待孩子对琴产生兴趣。因为练琴本身就是枯燥的,孩子的注意力有限,天然喜欢有趣和新鲜的事情,坐不住。”刘钊最开始也相信自己和其他父母不一样,但是真的为儿子报了名、上了培训班,花了大量时间和金钱后,他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圈套——“你不可能无所谓的,投入了时间、投入了金钱,你说孩子你感兴趣就继续学,不感兴趣那我们就撤。你会发现,周围肯逼一逼的家长,他们的孩子在弹琴技能上总是更有成果一些。这个时候,你只能尝试着去逼一逼了。”
“现在是很苦,为了练琴,手板心我也打过了。我相信,他现在不理解我们的苦心,日后会理解的。我同事的女儿初二了,以前也和我们家一样,每次练琴都鸡飞狗跳的,后来因为功课忙,钢琴停了,她反而有空时会弹弹琴,自己还学着谱曲。你看,掌握了弹琴这项技能,钢琴反过来可以滋养她的精神生活。所以,当初的痛苦都是值得的。”刘钊表示,就是这个目标让他一直撑到现在。
社会学家Sara Harkness和Charles Super认为,文化为孩子的发展提供了一种定位,这里面包含了父母为孩子提供的发展条件、文化推崇的养育方法,以及父母身上被文化肯定的心理特点。
美国研究者亚裔美国人进行养育研究,发现亚裔美国人对待孩子的态度可以追溯到儒家和佛家哲学中。“孩子被视为天真的生命,这种信念鼓励父母要保护自己的下一代,就像植物需要灌溉和施肥一样。他们相信孩子需要大人指导。父母愿意将孩子的需要置于自己的需要之上,因为这是父母的责任。亚裔父母非常重视升学教育,有时候会根据孩子的学业成就来作为评价自己是否合格的标准。”美国知名儿童心理学家Jane Brooks在《为人父母》一书中,描述了亚裔父母的育儿特点,她表示,和许多欧裔父母不一样,亚裔父母认为成就就是孩子不断努力、加倍努力的结果,而不是先天能力的结果,他们希望孩子努力学习和工作,作为父母,他们愿意提供需要的资源训练
这些被描述的特点放在当下国内父母身上,似乎差异并不大:相信“学海无涯苦作舟”,相信“严师出高徒”,相信掌握必要的技能有助事业成功,相信父母有责任帮助孩子养成自律、努力的个性特点。
正是出自这些观念,让家有琴童的父母甘愿“逼一逼”,冒着亲子关系破裂的风险,希望能够为孩子的未来出一把力。
现代社会对“逼一把”的批判让琴童父母倍感压力
只是,在这个“逼一逼”的过程中,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心理健康理论的传播和儿童发展研究的新发现,不少父母陷入了内心撕扯的状态。
人们似乎越来越对专制型父母抱有消极印象。在学界,专制型父母破坏儿童的自我发展、自主性发展的研究层出不穷,和琴童相关的心理健康问题的调查也成为学界研究的内容。在电视节目中,从《小舍得》中蒋欣扮演的鸡娃导致娃生病,到《女心理师》中李梦扮演的琴童长大后控诉母亲高控制,这些形象和剧情可以轻易引发全民关注和讨论:个体的自我发展、亲密关系是否应该被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什么是衡量孩子成长的标准?什么是评价父母成功还是失败的标准?
而另一方面,儿童发展学界从过去强调家长对孩子的影响力逐渐调整为越来越注重基因生物学在发展上的影响力,坚持环境论的观点正在被坚持先天论的观点冲击。
一个世纪以来,心理学界通常认为,父母在影响孩子的价值观、性格上扮演了重要角色,然而在过去的近二十年间,人类基因的研究热潮改变了许多人的认知:基因与社会对个人的影响有着同等重要性。那些曾经认为父母养育与孩子成就有密切相关性的实验也被人重新解读,人们开始怀疑,是否过度夸大了父母的养育影响力。这些正在变化的观念也影响着全世界的父母:努力一把,逼一把,是否就能将孩子的能力引向我们更希望的方向?
人们越来越讨厌狼爸虎妈,但是,人们也羡慕狼爸虎妈收获的子女成就。在不同价值观的纠结和冲击中,许多琴童的父母也正变得迷茫。
“怕逼得狠了,孩子以后落下了心理疾病怎么办?心理发展非常重要啊!”
“孩子以后不承认我们的付出,认为我们是伤害她的人,怎么办?”
“辛苦掌握技能的‘得到’是否可以超过那些看不见的‘失去’?臣妾不知道啊!”
“现在都在说减负我要是对别人说,该打就打,人家肯定拿奇怪的眼神看我,我自己也会觉得这种话说出来就不合时宜。”
“你管孩子吧,可能会破坏孩子的内驱力,可你不管吧,那孩子就是放飞自我了呀。”
专家说要如何保护孩子的兴趣,引导孩子学习而不是打压和控制,是挺好的,可是我不是老师,只是普通父母,根本也做不到啊!”
上一篇:孩子学乐器究竟是为了什么?逼出来的琴童违背了音乐教育的初衷
下一篇:心理问答|都考进了重点大学,为啥还会觉得人生无意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