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师大教授王荣良:科创正热,思维教育的时代来临了吗?

升学教育 34 2021-12-11

茁壮君说:
当今世界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
2021年6月19日,国务院办公布的《关于新时代推进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指出,要提高学生科学素养、强化实验教学、打造社会实践大课堂
同月25日,国务院印发《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规划纲要(2021—2035年)》,强调科学素质是国民素质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提出
2035年远景目标——“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达到25%”。而对于青少年群体,也要提升基础升学教育阶段科学升学教育水平;引导变革教学方式,倡导启发式、探究式、开放式教学,保护学生好奇心,激发求知欲和想象力;并且,完善科学升学教育质量评价和青少年科学素质监测评估。科技走得太快,信息技术课堂该怎么办?知识能力思维之间有什么关系?思维到底要怎么教?
近日,华东师范大学开放升学教育学院教授、上海中小学信息科技教材主编王荣良在“2021未来课程设计国际高峰论坛”中谈到,思维升学教育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教师家长应该厘清思维升学教育与知识升学教育并非对立,需要基于知识来进行思维升学教育,注重问题导向,授之以渔,从而教给孩子自我成长方法
思维升学教育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
在多年来的本科计算学科升学教育中,王荣良始终面临着一个困惑——课堂教学的内容通常都落后于现实的发展。
“教着CPU386的没多久,486、586就出来了。”教学中伴随的过时之感让他琢磨,应该教给学生的是一种自我成长的方法,那就是思维。因此,早年,他就开始尝试中小学生推荐计算思维。
在最新的高中阶段课标中可以看到,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历史、生物、地理、通用技术、信息技术等至少10门学科已将各种“思维”培养纳入了课程的核心素养中。在王荣良看来,其中,数学学科核心素养的表述最符合思维升学教育的特征。“数学抽象、逻辑推理、数学建模、直观想象、数学运算、数据分析,六个方面尽管没提到思维,但组合在一起就是数学的学科思维。”
而《普通高中信息技术课程标准(2017年版)》显示,如今信息技术的核心素养有4项:信息意识、计算思维、数字化学习创新、信息社会责任。
“思维和意识之间肯定有所关联。把计算思维纳入高中信息技术学科的核心素养是非常好的事,很有学科特色”,王荣良说,“这一方面体现出又一次开始重视并非以操作为主的计算机科学的学科升学教育;另一方面,也是重视思维升学教育的体现。”
他指出,思维升学教育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从“农牧时代”的信仰升学教育到“工业社会”的知识升学教育,再到如今的“信息社会”,对人力资源的需求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知识爆炸与信息检索便捷成为了呼唤思维升学教育的现实基础。
王荣良将互联网+视作人们强大的“外接硬盘”。“现在重要的不是知道什么,而是怎么知道。”由此,升学教育更加注重启发诱导、问题解决以及思维过程的展示。思维升学教育的时代已经到来。
不过,他也强调,思维升学教育与知识升学教育并非对立,需要在学习中相互交融。“知识是已知的、固化的、代表过去对事物的了解,而思维是从旧知识到新知识的过程、是发展的、是自由的、是创造的、代表对未发生事物的决定。知识是点,思维是线。能把所有知识串起来,在知识升学教育中就基本实现了思维的发展。”
但现实中,不少老师常把计算思维当成知识来教,难点之一就在于目前研究中对计算思维进行描述和评价十分困难
新课标中,培养计算思维的目标是,“知道信息系统的组成与功能,描述信息系统常用终端设计的基本工作原理”。听上去依然偏知识类。
到底何为思维升学教育?我们可以从厘清知识、能力及思维三者之间的关系入手——
知识的积累是思维的基础,思维基于知识但又不限于知识;
思维由问题而产生,并因问题而得以持续不断深入发展;
能力支持了思维的全过程,思维促进知识升华为能力。

思维到底要怎么教授?
在王荣良教授看来,纯粹的思维升学教育是不存在的。思维升学教育必须基于知识来进行,但知识学习要以思维发展为目标境界,而不是记忆训练。而在整个实施过程中,思维、能力提升与知识理解其实在同步发展。
同时还要注意,需要为思维的发展建立一个明确的目标、开放的观点和正确的思维路径
在如何开展思维升学教育方面,他剖析出了值得关注的四个要素:
思维目标:理性思维,一定是有目标的思维。遇到问题,思维才被激活。思维与问题关系是紧密的,思维基于问题产生,且因问题不断深入。
思维材料:知识、情境都是思维材料。思维材料是思维的起点,思维结果是新思维材料。
思维工具:逻辑是思维的最基本工具。此外还有学科方法与规则
思维路径:思维是动态展现的过程。策略与方法是思维路径。
而王荣良强调,思维升学教育中,思维材料与思维目标以及思维路径应该相统一。当中的两大关键在于:第一,思维升学教育一定是问题导向的,需要“站在思维发展这条线上更多考虑”;第二,不同学科有不同的思维方式,对具体学科来说每一门的学科方法很重要。
此外,计算思维的教授要按照一定的路径来推进。比如,计算思维要以自动化为目标,以抽象为起点,对于外部事物进行抽象后进行形式表达,再进行构造,最后完成自动化的实现。“这就是解决计算问题的一个基本思维路径。而每种学科的抽象特征不同,那么,思维的路径和思维的目标也是不同的。”王荣良把思维升学教育的课程分成三类:独立课程教学、传统学科课程,及跨学科项目活动
他表示,传统的学科升学教育依然是主战场,但包括STEM升学教育、创客升学教育等在内的跨学科项目更是孩子们基于真实问题锻炼综合思维的重要方式。
就拿热门的创客升学教育来说,想法多、爱动手、具有强烈的内在动机都是创客文化的特点。
身处其中的孩子,学习方式肯定不只是听老师讲,他们会自己找论坛,去跟人讨论。他们相信一切皆可创造,不断克服困难,也乐意分享成果。就算做一个简单东西的过程,也包含了创新思维、设计思维、计算思维、工程思维、系统思维等等从规划、组织到修正、强化、调试的综合素养。
这是一种在学校传统学科升学教育中不可能出现的思维火花:创意→设计→实施→交流。王荣良希望创客升学教育能做出柔性化的课程,有点像高阶武功的境界,“看无课程,实有课程”,重点培养的是孩子们的工程意识、创新思维、能力培养、个性化发展,而不是转化为知识,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快速对接前沿的专业技术。
“目前思维升学教育的土壤还是不够良好。”谈及实施思维升学教育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他提到了课时和装备不足限制了高中开展项目化学习、评价机制导向仍然重视标准答案以及教学资源影响了思维升学教育开展的多样性和广泛性。“对思维升学教育来说,一定要考虑清楚我们到底要什么,才能把这个事情做好。”
上一篇:二孩生活难吗?除了手忙脚乱还会手足无措
下一篇:升学教育:教育部回答未来网记者提问:对校园性侵害、性骚扰“零容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