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上“直播”快车 出版业数字化转型跑出“加速度”

升学教育 75 2021-04-07

  [db:标签]来网北京4月2日电(记者 杨佩颖)“最后500本,再不抢就没了啊!”“这一套书,绝对适合你的孩子读。库存非常有限,大家赶紧去抢,买到就扣1!”视频主播卖力地推销图书,旁边的市场人员通过平板电脑不停地刷新数据,上新产品

  3月31日开幕的2021北京图书订货会上,随处可见视频主播直播卖书的场景。不少出版社在展台设置直播架或搭建专属直播间,原本作为出版商和经销商的见面会,俨然变成了直播卖书的大秀场。

  视频直播“带书”成为不少出版商图书营销的重要途径,激活了整个图书行业

  当图书主播要秀出“十八般武艺”

  2021北京图书订货会的最后一天,北京日知图书有限公司的黄辉早早地来到展位,细心准备当天的直播。她是学中文专业的,毕业之前从没想过今天也会成为出境主播中的一员。而她原来负责公司的新媒体运营工作,今年年初刚加入图书主播的行列。

  黄辉说,她既是主播,也是助播。为了提高销量,公司会和很多视频直播平台达人深度合作,借力达人的粉丝量,帮助公司做好图书营销。此时,她就会担当助播。

  2021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图书主播在卖力推销图书。未来网 杨佩颖 摄。

  在黄辉看来,作为出镜的图书主播,得有“十八般武艺”。首先要懂书,能将书中精彩内容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在镜头前表达出来,介绍给读者和粉丝,同时还要懂得教育理念以及儿童心理知识。

  “我们面对的是宝爸、宝妈,你要跟他讲这套书是关于什么内容的,对孩子的发展会有什么样的好处等等。”身为宝妈的黄辉非常了解家长们需要什么。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黄辉会将图书中最精彩的内容分享给用户们。

  在介绍了数本书后,黄辉的嗓音明显有些沙哑。但这并不影响黄辉直播推销书的热情。

  当弹幕里出现“老师讲得很专业!”“我被说服了!”的互动时,黄辉觉得这是对他们工作最大的认可

  传统图书编辑转型迎来“新风口

  在不断的尝试中,黄辉感受到,要成为优秀的图书主播需要具备综合能力,要有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随机应变能力,要根据直播的情况随时调整直播策略,而不是按部就班。

  2021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图书主播在卖力推销图书。未来网 杨佩颖 摄。

  记者了解到,不少出版社目前都在招聘视频主播,或者组建主播团队。

  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集团)有限公司社长何龙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其所在的出版社有2个专职主播在做短视频营销。他提出,“所有的营销人员应该是主播。”

  “我们总有一些误区,融合发展、数字出版是数字部门的工作,图书销售是市场部门的工作。全员都应参与销售。”何龙表示,图书编辑不能只停留在咬文嚼字阶段,综合素质也需要进一步提高。首先要提高语言文字能力、专业素养、思想底色,要有正确的思想观。实际上,图书出版只是编辑工作的开始。除了提高基本功,编辑还要参与编、印、发布的全过程,才能成为优秀的编辑。

  何龙认为,现阶段,所有的编辑人员应该是全媒体编辑。编辑不止是纸质书的发布者、出版者、策划者,还要具备宣传策划、视频直播等能力。

  2021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图书主播在卖力推销图书。未来网 杨佩颖 摄。

  “疫情当下,直播卖书为我们开辟了一条新路。虽然刚开始尝试阶段也遇到了诸多困难,编辑要经历从幕后到前台的过程,怎么熟练使用直播设备、吸引用户兴趣等,都需要逐步适应这种状态。”何龙说。

  营销渠道的格局变化也让社科文献出版社营销编辑柳杨深有感触,“对编辑的个人能力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要不断创新、不断适应新的渠道营销方式。”

  直播卖书开启图书圈“破圈”之旅

  2020年,直播行业迎来井喷式发展,不断向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破圈”渗透,视频主播在镜头前,他们或展示商品、表演才艺,或传递知识、分享生活。就此,图书主播群体应运而生。

  记者了解到,直播卖书的图书主播有几大类,包括网红主播、出版商主播、渠道商主播、各平台的图书直播达人甚至还有图书作者。其中,出版商的主播有的原来是出版社里的编辑或营销,有的是新入行的专职主播。

  渠道商一般会选择和平台达人合作,目的是销售书。同时,有些出版商一方面跟平台达人合作,一方面也在培养自己的主播团队。

  接力出版社的市场人员告诉未来网记者,由于图书利润率本身就很低,网红主播的佣金较高,出版机构与网红主播合作虽然带货量会很大,但利润很少,其作用更侧重于品牌推广

  有了直播带书,接力出版社的线上图书销售成交额保持了持续增长。在禹田文化传媒常务副总经理孙燕涛看来,“当下直播带货在图书行业的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之后或许会经历规范化和整合化的过程,最终直播带货将成为图书行业长期、稳定的营销平台。”

  然而,图书圈的“破圈”之旅刚刚起步,注定会有一些需要克服的问题。其中,具备综合能力的图书主播人才不足是行业面临的突出问题。

  何龙说,“这方面专业人才比较稀缺,为此社里经常开展业务培训。”

  机械工业信息研究院院长、机械工业出版社社长李奇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直播输出的是视频产品,与一般的纸质产品存在一定区别。对专业人才的综合能力要求也更高,既需要文案表达能力,又需要掌握一些摄影方面的技巧。目前这方面人才仍需重点培养。”

上一篇:丁磊要花10个亿去做这件事,到底值不值?
下一篇:伟大也要有人懂 少儿经典读物也需读懂少年儿童的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