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一单49元课约亏1000元!在线教育机构为何热衷流量战?

升学教育 67 2021-01-28

  未来网北京11月6日电(记者 李盈盈)目前,K12在线教育培训机构已掀起“抢学生大战”。据家长反映,今年寒假与明年春季第一阶段课程费的收取工作已基本结束。未来网记者了解到,为了尽早锁定用户,各大机构纷纷推出不同的续费优惠,甚至不惜成本推出免费课或49元低价课。

  

在线培训机构低价推广课截图

  而且,据知情人透露,这些低价甚至免费课程是培训机构拿钱砸的,每卖一个49元课程包,仅流量费就亏损951元。

  既然如此,线上培训机构为何还要用巨额亏损换用户,难道他们不在乎投资回报吗?

  秋季流量战比暑期更激烈

  未来网记者留意到,往年是在秋季课程接近尾声时,教育培训机构开始收取寒假和第二年春季课程费用,而今年10月份就已经收取了2021年春季费用,感觉比2019年早了些。

  而且,各种促销活动一波接一波。

  “9.9元可以购买4次课,再不买就没有了。”

  “原价499元,13次课,现价只需49元,还包邮送全套教辅礼盒。”

  

在线培训机构低价推广课截图

  近期,很多家长经常收到这样的手机消息,或者在微信朋友圈看到类似的促销广告。

  此外,还有轮番轰炸的电话销售,一个家长告诉未来网记者,她一天能接到二十多个自称线上教育培训机构人员的推广电话,邀请学生免费体验在线课程。

  “妈妈,我们送您三次免费线上体验课,您给孩子选个上课时间吧!”

  无论是9.9元4次课,还是49元13次课,用户以一折的价格购课,机构让利近90%,的确挺划算,让家长也感觉捡了大便宜。

  有家长表示,“就算上当,也就几十元钱,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

  抱着这种心理,有些家长会购买此类促销课,试听一下,至少多学一点知识。

  尤其是随着电商双十一促销季的到来,线上教育培训机构也加入教育促销大战,利用线上流量抢占用户。

  对此,伴鱼市场部负责人翟磊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通常情况下,在线教育培训机构都会把市场投放重点放在寒暑假和开学季。比如说8、9月份特别高,10月、11月份呈走低趋势,全年的市场投放呈曲线状。而今年的情况比较特殊,市场投放的时间节点不是特别明显。疫情之后,市场的整体预算和投放呈直线上升状态。

  获客价飙升 卖一单49元课约亏1000元

  有业内人士透露,今年以来,腾讯、头条在教育领域的广告收入约三四百亿元,这些收入自然都是教育培训公司尤其是头部机构付出的流量成本。

  有数据显示,猿辅导、作业帮、高途、学而思和有道5家K12头部在线教育机构,平均一天的流量投放费基本在千万元以上;2020年融资几十亿美元的猿辅导在头条、腾讯、百度、微博等互联网平台以及OPPO、小米、华为等硬件端,还有电视综艺渠道都有投放,最多的时候,其一天的流量投放费高达四五千万元。

  翟磊表示,随着各渠道的流量费用越来越贵,各家的投放成本也随之上涨。“现在,一个49元课程包的流量成本大概是1000元。”即能让用户在朋友圈、网站等平台看到这样的促销课,并卖出一个49元的课,培训机构需要向各渠道支付1000元的流量推广费。

  也就意味着,前期每售出一个49元课,线上培训机构亏损951元。

  低价课明明就是赔本买卖,各大在线教育机构为什么还不惜成本,加入流量战呢?

  不惜成本获客 或许看齐上市目标

  易观分析教育行业中心分析师李玥表示,在资本环境遇冷的大背景之下,资方往往更青睐于商业模式成熟、用户规模领先的头部平台。

  尽管受疫情影响,K12在线教育头部机构今年秋季的流量争夺似乎比暑期更加激烈,不仅没有在暑期后呈递减趋势,反而直线上升。

  对于今年秋季流量战比暑期更激烈的原因,翟磊认为,“首先,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的活力被激活,渗透率得到很大提升。为了防止疫情二次暴发使教育业务再次陷入停滞状态,机构需要提前锁定用户。疫情淡化了正常的寒暑假界限,使得秋季过渡期的流量争夺愈显激烈。”

  “其次,这也与各家机构的产品矩阵布局相关,今年,不少机构开始布局启蒙阶段的产品。相比K12,启蒙阶段的产品没有寒暑假,流量投放整年没有旺季和淡季之分。”翟磊如是说。

  未来网记者在梳理中发现,这大半年来,各大机构开始从K12广泛拓科到素质、语培、思维、AI课等启蒙教育领域,市场投放也再不是把资源放到K12一个篮子里,而是全面开花。比如,字节跳动旗下的瓜瓜龙系列产品、猿辅导的斑马AI课、学而思的小猴AI课等。

  “再次,在线教育已是红海,几家头部机构相互对标,竞争异常激烈,比如,猿辅导主要对标学而思,网易有道主要对标高途。对标企业的品牌广告基本都是同一时间节点,主打的城市也差不多。”翟磊补充道。

  由于互联网“马太效应”尤其突出,会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直到头部确定。目前,5家K12在线头部机构基本占有80%的市场份额,为了不让自己在这场竞赛中落后于对手,最好的办法是尽早抢占市场。

  翟磊告诉未来网记者,这种流量战的势头还会保持一段时间。“一方面,头部机构资金充足,可以再火拼一段时间;另一方面,在几家头部机构中,猿辅导、作业帮目前还没有上市。公司营收和运营数据是上市估值的核心考量因素,为了达到上市目标,机构还要继续拼一年多。”

  毋庸置疑,目前,这样的流量战利好用户,让大家能低价购买课程。不过,也让机构处于战略性亏损状态。

  翟磊坦言,机构不可能永远不计成本补贴,一旦竞争格局基本确定,该上市的上市,到时候,就没有那么多的红利让渡给用户,涨价是必然趋势,就像当初的滴滴、美团一样。

上一篇:让教育的在线化更简单一点 做轻量化、短平快的数字化工具
下一篇: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原司长王文湛:校外教培机构要“提质减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