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体育美育新“商机” 教培机构如何为学校“锦上添花”?

升学教育 69 2021-01-28

  未来网北京11月7日电(见习记者聂菲)“新出台的体育美育文件的发表,是改变中国目前基础教育现状的一套‘组合拳’,在综合改革系统中一项都不能少,哪一项改不到位,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清华附中校长王殿军表示,不管是校内还是校外机构,现在都是大力发展素质教育千载难缝的好机会。

  

清华附中校长王殿军在体育美育校企交流会上(图源蓝象资本)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和《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提出,要“改进中考体育测试内容、方式和计分办法,科学确定并逐步提高分值”,此外,美育进中考的试点范围也将逐渐扩大。

  那么,体育美育新政策的颁布,素质教育市场有哪些方向和发展机会?关于体育美育,学校和校外培训机构的有什么样的诉求?校企结合的方式和边界又是什么?

  成为学校的助手 校外机构既能“锦上添花”还能“雪中送炭”

  如何认识学校和校外培训机构之间的关系?体育美育校企结合的方式又是什么?

  “从学校教育的角度来讲,校外教培机构的素质教育应该成为校内素质教育的补充。”王殿军认为,校企之间的关系可以从学校、学生、家长三个维度来认识,校企在合作模式上也有多种可能性,比如,购买服务型资源注入型、整块承包型等等。

  王殿军建议,学校已经在做的,校外教培机构有更优秀的师资和更好的硬件,可以帮助学校做得更好,即“锦上添花”;学校想做但是没条件做的,可以购买校外教培机构的相关服务,素质教培机构对学校来说就是“雪中送炭”。

  “比如,清华附中有民乐团,几十种乐器,需要每一个乐器老师拥有很高的专业水准,但这些乐器老师每周排课只有一次,这就需要购买和聚合校外机构的资源;学校也非常缺乏专项运动的体能教练和各项高水平运动教练。”王殿军举例道。

  王殿军希望,有更多的校外培训机构可以提供给学校专业化的教练团队,为国家提供竞技后备人才。

  “校内某些板块也可以独立外包给校外教培机构。比如,学生的研学旅行,学校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培养研学旅行的老师,负责订机票、订旅馆和订餐等等,这肯定需要求助一些校外的研学机构。”王殿军坦言,哪些校外培训机构的品位高、更专业、服务更到位,学校就会选择哪个机构。

  其次,“学校不可能做,但学生个性化发展需要的,机构也可以来做。”王殿军认为,从学生发展的角度来讲,学校提供的体美育活动丰富度,相比校外教培机构较差,对学生的个性化发展需求,不可能做到“人人满足”,这时候,校外培训机构的个性化辅导就起到了作用。

  此外,从家长的角度来讲,当孩子需要在体美育方面培优补差的时候,也会寻求校外教培机构的帮助。

  家长很少会选择给孩子报体育机构进行专项学习

  “其实现在素质教育的推广并没有达到人们的预期,体系外的素质教育的发展也一直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红火。”蓝象资本合伙人周爽表示。

  那么,在体育美育政策落地过程中,校外教培机构推行素质教育,面临着哪些困境?

  WEsport 创始人李韬之说,现在的校外教培机构面对的其中一个困境在于:缺乏高品质、专业化的体育场地。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张丰艳发现,美育方面的评价体系过于僵化。

  “很多学生一开始是非常热爱音乐的,但很多地方为了声乐考级,学生们一年只练四首音乐作品,反复练,结果他们进入大学之后就再也不喜欢音乐了。”。

  赫石联合创始人玄宇光则认为,目前,体系外的素质教育发展面临最大的困境还是在于家长难以转变思想观念。

  “虽然新一波90后家长的到来,有意识去培养孩子的体能,但还是很少会选择专门给孩子报体育机构去进行专项学习。”

  王殿军坦言,当今,受应试教育的影响,中国家长普遍认为“不考的孩子不学”和“孩子当下学了就要有用”。

  校外教培机构要守住道德底线

  “国家出台政策的趋向和社会导向要求加大体育、美育考察,分数甚至要朝语数外看齐,这个政策实施的结果不是为了让家长、学生往功利化的方向上愈演愈烈,而是让大家尽量地从功利化的追逐中脱离开来。”北理工附中副校长韩英说。

  韩英提醒道,体育美育的发展会给校外教培机构带来“新商机”,校外教培机构也可以推出有关体育的培训项目,但是不能把中考提分作为“卖点”,这会背离体育美育政策发布的“本意”,学校、校外教培机构、家长都应该关注的是提高学生的身体素质。

  此外,王殿军强调,校外教育机构要拥有教育情怀和社会责任感,守住道德底线。

  “与之前的应试教育不同,国家现在最重视的是教育的综合评价,综合评价不仅要看学生的分数,还要看学生的爱好、特长,培养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个性成长。”王殿军说。

  王殿军强调,新出台的体育美育政策中提到,要加强教育的增值评价和教育的过程评价,意味着未来的考试科目是有选择性的和看重过程的。虽然结果评价仍会是将来的选拔的因素之一,但这并非决定因素。

  “之后体育教育政策在学校的落地与教育的综合评价有直接的关联,后面跟进的落地指导意见细则是如何评价体育和美育的,学校一定会在体育和美育课程的设计、实施方面对位。”韩英称。

  韩英以北京的中学为例,她表示,2021年中考是北京市“全修全考”的开局之年,意味着学生面对的学业宽度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具体到体育学科来说,目前针对体育教学是延长体育课时长还是增加体育课时数,官方还没有公布,之后校企用什么方式来合作,还有待规则细化后再进行商讨。”韩英补充道。

上一篇:让教育的在线化更简单一点 做轻量化、短平快的数字化工具
下一篇: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原司长王文湛:校外教培机构要“提质减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