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殴打父母,是惩罚与规矩太少,还是挫折与痛苦不被看见

升学教育 12 2021-11-22

人们总是认为,被殴打的父母过于溺爱,养出来的孩子不懂感恩。要给孩子必要的惩罚和恫吓,才能让问题孩子“走回正途”。这样的解决思路刚好契合了近年来被爆出虐待新闻的“豫章书院”、“大爱无疆游学营”的管理思路。“不给买手机,老子打死你!”一段发生在手机店里的视频在网上传播。
男孩下手很重,撕扯自己母亲的头发,抡起拳头往母亲头上砸,甚至还用脚猛踢母亲的肚子。母亲没有还手,只是哀求孩子不要再打自己了。
视频上传到了网上后,网友愤慨留言。
“太过分了,以后还不知道会做出多么过分的事情,现在不打,大了更教不了。”
“母亲太纵容了,搞不好有人看不惯,这母亲还要护着自己孩子呢。”
“这样的母亲就是欠揍,养儿不教,小时候害自己,长大了危害社会。”
父母最伤心的事情莫过于被自己的孩子打骂,这极容易激发出父母的恐惧、自责、愤怒以及无能为力。事实上,近年来孩子打骂父母的新闻不时出现。不仅国内有这样的现象,英国广播公司BBC也曾在几年前有所报道,他们发现仅在英格兰、威尔士和海峡群岛,孩子对父母实施家暴的案件数量在2018年就高达14133起。
是得到的爱太多还是挫折感太多?
人们总是容易认为,被殴打的父母过于溺爱,给了孩子太多自由和包容,养出来的孩子不懂感恩。要给孩子必要的惩罚和恫吓,才能让问题孩子“走回正途”。然而,现实是,这样的解决思路刚好契合了近年来被爆出虐待新闻的“豫章书院”、“大爱无疆游学营”的管理方法:严格管理、严厉惩罚,向父母认错和表达感恩。
21岁的小张如今在美国读大学,主修心理学。14岁时,他曾因上网问题和父母打架,被伤心欲绝的母亲送到一所军事化学校待了几个月。
“父母做生意,我从小吃穿不愁。他们总是强调说我比他们幸福太多,住大房子、穿名牌衣服、上好学校,玩苹果手机,就是没良心、不上进、不争气。我听听就想笑,他们哪里懂我的痛苦。他们很少在家,我想妈妈一下,她就发脾气,说我怎么这么烦,为什么不独立一点,因为她有一堆电话要打。”
“我一直都觉得孤单,日子过得没劲。上小学了,好不容易交了好朋友,爸妈觉得亲戚家附近的学校抓得紧,二话不说托了关系给我办转学,连问一下我的想法都没有。他们自认很爱我,只是我太差劲,比不上别人家的孩子,见我就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有什么气就爱撒我身上。”
“上中学后,我开始反抗。他们管我,我控制不住地烦躁,矛盾就开始多了。我妈到处找人要改变我。别人说可以送戒网瘾学校,军事化管理对小孩发展有好处,她可高兴了,叫上朋友开车把我送进去。”
“现在想想,父母真是搞笑,好像我是一个不合格产品,找人返修一下就能合格一样。在里面挨了几次打以后,我受不了,偷偷跟和一个关系还不错的叔叔打了电话,他人挺好,把我接了回来。”小张说,从那以后,他长大了,学会在大人面前扮演一个听话乖巧、懂事的孩子,“再也不跟父母打架、吵架,他们说什么,我表面上不反抗,但心里很冷,他们不再是那个我渴望亲近和信赖的人,只是觉得他们很傻很蠢很坏。”
接受了3年专业心理咨询服务,又进入心理学专业学习的小张认为,殴打父母不是因为孩子得到的爱太多、自由太多,而是在关系中承受的挫折感太多,缺少大人的尊重和帮助,到了青春期,攻击力量增强了,自控力又不够,加上看问题比较偏执,所以容易做出这些失控的反抗行为。
“看到孩子打父母,周围人会义愤填膺,说孩子太没有良心,应该好好揍一顿,说都是因为父母太爱太惯,被打活该。我每次听见这些话,气得血都要凝固了。要是有一个太爱我太惯我的父母,我怎么会有那么剧烈的愤怒要表达出来呢?旁观的人只是看见一场争执,一件事情的表象,看见孩子的行为失当,就指手画脚,以为掌握了真理。可是这样的结论对这个家庭、对这个孩子不仅没有帮助,甚至造成更大的压力。”
一些关注儿童发展的心理学家倾向于认为,青少年对父母施暴,较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来自无法排遣的精神痛苦,他们往往有一个漫长而充满压力的成长故事生命中缺少细心和耐心回应他们的人。这类孩子在关系中容易遭遇挫折,感受到强烈的愤怒,而这些愤怒并没有被人看见、理解和接纳,更缺少大人帮助他们学习管理愤怒、学会更好地表达愤怒。甚至于,他们对父母的施暴,也可能是模仿家庭文化中的习惯:直接用愤怒的行为来解决问题
过于强调惩罚,是将少年推向绝境还是让他们变得更好?
用强烈谴责的方式对待愤怒失当的孩子,从某种角度来说,恰恰显示出,人们难以消化这类事情带来的冲击。
我是一个妈妈,我看到孩子下狠手打妈妈,真的心里好怕。怎么会那么恨呢?怎么一点爱都没有?我会觉得这个孩子缺少必要的爱心,很可怕。”
“这种孩子以后走到社会上也是暴力分子,会伤害别人。”
“我家孩子进入青春期后也有逆反,我就想知道怎么避免孩子走到这一步,现在是不是应该更强硬一点,树立好家长的权威?”
孝敬父母、温和待人是我们传统文化中推崇的人伦常理,也是我们在社会和人际中获得安全感的重要参照,尚未成年但是身高、力气却和成年人相仿的青少年向父母表达愤怒,尤其是用如此激烈的方式表达愤怒,极易激发人们的恐惧和愤怒,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更容易关注孩子的负面行为,视之为“定时炸弹”,想要尽快拆弹。
“这种孩子,打死算了!少一个,社会也能安定一分。”
“得有人管,要让孩子害怕,要让孩子知道服从规则、敬畏权威。”
“要让他知道自己的错误,必须深刻认识自己的错。”
很不幸,在家庭治疗专家眼中,如果父母抱着此类观念和叛逆的青春期孩子相处,更容易将矛盾激化,破坏本就摇摇欲坠的亲子关系
聚焦依恋的临床心理学家丹尼尔·休斯认为,人们以为对孩子的好行为和坏行为进行区别对待,给孩子做榜样,鼓励和支持孩子的好行为,让坏行为付出代价,就可以帮助孩子走上正路。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你会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如果孩子生活在一个相互信任的家庭中,从小就觉得父母很安全,对自己很好,在一起时经常能体会到舒适和愉快的感觉,害怕、烦恼的时候,父母会陪在左右,细心、耐心地安慰和帮助,还会跟自己分享对很多事情的思考和感受,在这样的家庭关系中生活的孩子会认为,父母是值得信赖的依恋对象,是爱的源泉,愿意听父母的话,愿意在自主和满足父母期望之间寻找平衡点,哪怕被父母惩戒,也会认为这是为了自己好。
如果孩子如果已经对父母失望,甚至放弃将父母当作安全依恋的港湾和爱的对象,那么,事情就不好办了。严厉的惩罚表明了我们的态度:你不好,这种态度也会传递给孩子,加深这些孩子本身就存在的羞耻感和被抛弃感,他们不仅没有能力也不会有意愿去认真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觉得自己再一次受辱,再一次没有被好好对待,并且认为父母以及其他持有这种态度的大人都是坏人,是自私、无能的人,是伤害自己而不是爱护自己的人,同样也是不配得到好好对待和尊重的人。
这无疑会将一个“困境”少年逼向真正的绝境。
关注愤怒情绪的源泉,还是压制愤怒的行为?
李立是一位心理咨询师,他同样也面临和青春期孩子相处困难的窘境。“我的工作对象是青春期孩子和他们的父母。但是,他们可能想不到的是,心理咨询师的孩子也很难搞。”李立的女儿13岁,早已不复幼儿时的乖顺,他们之间经常爆发冲突。
站在客观的角度看待别人的家庭是容易的,但是回到自己的家庭中,却常常有盲点。比如,我和许多父母一样,也容易把焦点放在孩子的愤怒行为上,想除之而后快,却忘了孩子是一个人,有想法、有感情、有意图,也忘了孩子的愤怒是发生在我们的关系中——我刚才做了什么,对孩子有什么样的回应,导致孩子产生了强烈的愤怒,转过来攻击我?”
“有一次,女儿要我给她买一款手机,我答应月底买。月底了,老师找我谈话,说孩子学习习惯方面需要调整,我认为买手机的计划应该推迟,于是孩子气得在外面就大哭起来,认为我出尔反尔,不尊重她,表现得特别激动。我当时还蛮火的,想着你这么大了,怎么不能理解,还要为一点小事骂父母、生父母的气,是不是需要冷静一下,想想怎么更好地表达愤怒、调节情绪?”李立反思当时的表现和回应,认为孩子的愤怒其实也受到自己的影响,“可能我的推迟和拒绝,激发了她觉得自己很弱小的感觉,买东西都要靠父母给钱,我又刚愎自用,想买就买,说不买就不买,仿佛握着生杀大权。这种无助感是否导致她对我很生气?如果我当时时间宽裕一点,心安稳一点,不只盯着孩子的行为和自己的面子,而是停下来,想一想她为什么这么痛苦,她是怎么思考我推迟买手机这件事情的,那么我的做法可能就不一样,我会表达更多的理解和接纳,虽然手机暂时不会买,但是我相信她的愤怒情绪在我们的接纳和安抚下,强度不会一下子那么高,她也不会感觉到我是针对她,是伤害她的人。”
事实上,儿童发展研究者在思考孩子的愤怒行为时,越来越倾向于使用系统和关系的视角,把孩子的表现看作是他在一种关系中的反应。比如,孩子殴打父母,是发生在怎样一个沟通环境中的?剧烈的攻击行为在一段亲子关系中是如何被固定下来的?父母做了哪些行为可能维持了“不当行为”?这些不当行为可以为孩子在哪些方面带来获益?这些视角已经大大扩展了人们对不当行为本身的凝视,转向更深刻更广大的背景。
总的来说,处理孩子的愤怒情绪,尤其是对父母出现的愤怒行为,无论在哪种社会文化中,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这既需要保持冷静、拥有笃定,还需要一颗温柔包容的心。不过,美国心理学教授劳伦斯·斯坦伯格的话或许可以让我们稍微放下愤怒,不把孩子视为可怕的对象:“父母经常是孩子们情绪失控时的攻击目标,因为他们相信不管自己有多糟糕都会得到父母的爱。”
上一篇:心理问答|儿子成了“问题少年”,我该怎么帮他
下一篇:上海纽约大学教务长:人文专业更难找到高薪的工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