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被“凝视” 腰部难生存 在线教育如何创造恒产留住“恒心”?

升学教育 58 2021-01-28

  未来网北京12月15日电(记者 张冰清)2020年步入尾声,回顾今年,在线教育必然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一年,行业融资大额融资不断刷新,不断有新的独角兽出现,但融资数量却正在减少,马太效应加剧,行业格局在不断改写。

  曾经立于鳌头的机构跌落神坛被爆财务造假,有的即将面临私有化。但病树前头万木春,后起之秀纷纷IPO上市,垂直机构也在不断尝试扩科和合并。越来越多的从业者发现,在线教育红利正在不断向教培巨头聚集,中小机构却仍在在线教育的边缘徘徊不前,腰部机构几乎面临着不破不立的境地。

  此时,大、中、小在线教育机构从业者,各有各的困局,似乎都在期盼“春风”沐浴。

  资本市场一再对大型教育机构倾斜

  2020年3月,猿辅导获高瓴资本领头,腾讯、博裕资本、IDG资本跟投的10亿美元G轮融资为首,作业帮紧跟E轮7.5亿美元融资。开启了在线教育大额融资时代。掌门教育在九月也获新一轮超4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约40亿美元。

  3月,少儿编程品牌小码王完成了1.5 亿元 Pre-C 轮融资;4月,少儿编程平台编程猫获 C+ 轮融资,融资金额 2.5 亿元人民币;5月,西瓜创客宣布获得腾讯 B +轮投资。11月,编程猫又宣布完成13亿元D轮融资。

  火花思维近日完成1亿美元E2轮融资,同为思维赛道的豌豆思维也在11月宣布获得1.8亿美金C轮融资。

  据不完全统计,仅2020年上半年教育行业就发生了113起投融资事件,除去未披露的金额部分,共计总额176.575亿元。相比2019年上半年167起数额,融资事件数量缩水了32.34%,但融资总金额却高出47.38%,2020年教育融资是结结实实地靠着头部高额融资撑起。

  这意味着,在线教育红利正在不断向教培巨头或互联网巨头聚集,更值得注意的是,马太效应加剧,手握重金的资本更青睐一些头部公司。比如,在今年上半年的融资中,初创企业获得融资的机会肉眼可见的减少。体现在数据上,便是虽然融资金额增长了,但融资事件的却明显减少。

  尽管融资金额斐然,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绝大多数机教育构仍处于亏损状态,烧钱困境似乎没有“万全法”可解。

  而此前拒绝烧钱的k12玩家跟谁学的盈利战绩,也在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公布后瞬间泡沫戳破。

  11月20日,跟谁学发布了2020年未经审计的第三季度财务报告称,其当季净亏损却高达9.33亿元,而去年同期为实现净利润190万元。

  无独有偶,去年身陷退市风波的达内科技也在近日收到了私有化要约,拟议收购价格为每股A类普通股4美元。

  事实上,教育行业在一、二级市场上里并没有不同于其他行业。对于投资人来说,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法带来“恒产”的在线教育,真的能一直获得青睐嘛?

  资深教育投资人徐华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互联网教育是一个长周期的服务项目,所以会带来很大的盈利压力,基本上95%的企业都在亏钱。而资金池的容量是不够多的,投资意愿度是在下降,投资者都在观望。

  在线教育行业的模式趋同、广告模式趋同,同质化是造成行业内竞争激烈的关键,不过陷入同质化竞争的在线教育行业,并没有让消费者受益。

  当头部机构不可避免的陷入烧钱营销的困境,不过想要在行业中走的更远,或许还是要寻找自身产品的差异点,探索广告获客的新模式,深耕自身产品,为用户提供超预期的服务。

  东方优播CEO朱宇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样融资烧钱的情况,至少在未来两年仍会持续。“因为大家已经投入了太多钱,规模对他们未来的转化很重要,有规模就有机会把用户转到小班或其他模式上。但如果停下来,前面所有付出都可能归零了。因此沉没成本太高了,大家走到了一种‘囚徒困境’,谁都较劲不认输。”

  中小机构难壮大 垂直机构尝试扩科、合并

  在线教育红利正在不断向教培巨头或互联网巨头聚集,中小机构却仍在在线教育的边缘徘徊不前。不断的消失和倒闭,是摆在小型机构不可逾越的鸿沟。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12月3日,2020年共新增42.5万家教育培训相关企业,同比增长8%,吊销注销量达15190家。

  “大多数中小企业创始人,容易高估在2-3年内变化的幅度,但是低估5-10年变化的幅度。”碧桂园核心联盟企业盈睿资本总经理王宇航表示,在面临疫情并购抉择的情况下,大部分创始人在并购和财务融资中选择参股,甚至在看到疫情得到缓解,业务重新活跃时,就认为不需要接受融资了。做教育需要长期投入,投资人希望被投公司教育产品好、教研体系好、师资培训体系好,保持稳定高质量输出,而这些都不是可以短期催生起来的。

  王宇航表示,教育行业投资者对创业者的关注更多集中在迈出的第一步,是不是可以选择一个正确的方式得到更大的资源,是不是在周期大的背景下可以获取拓客的新领域。要客观的评价自己的天花板在哪里。

  未来网记者还注意到,新兴学科起家的垂直机构也在试图扩科,今年火花思维在数理思维基础上开始涉足大语文赛道,而后又宣布将向英语培训方向发展;豌豆思维则与在线英语小班品牌魔力耳朵合并。少儿编程赛道出身的核桃编程也在今年开始涉足数学思维。

  对于中小型机构来说,市场对于创业者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头头是道基金合伙人姚臻表示,单点能力在一定阶段出现的优势不足以维持长期竞争力。对于并购方来说,评估一个公司有没有并购价值,要看前期所积累的壁垒有没有差异化和被并购价值。

  对于创业者来说,在并购业务发生过程当中,需要辨明并购方意图,是想要创业者继续在业务体系里共享能力,还是整体维持原本业务的独立性,这两者是截然不同的。后者的过程是相对市场化的,对于投资人回报状态比较危险。这个交易活跃,供需两旺,中间存在明确锚定点才有可能达成交易,包括团队、人、产品以及未来怎么融合。

  腰部机构正在等待一场“救援”

  巨头和独角兽们抢食的在线教育变成了一个喜忧参半的风口,而腰部机构却似乎在渐渐走向失落。

  整个在线教育企业的市场结构是什么?徐华向记者表示,头部市场庞大,市场占有率在30%以上。另外一块就是小型机构,两三个人组成的类似夫妻店的企业,然后实现规模化的营收,可能一年收入1000万,其中几百万利润,因为没有房租成本,没有运维成本,只需要一些课时费支付给老师,因此利润是容易出得来的,但是要做大的可能性不大,所以这些尾部也相对来说并不是相对比较多的,有可能会占到50%的市场份额。

  “而只有剩下20%是腰部企业,但腰部企业拿融资的难度很大,因为头部机构确实是有马太效应。”徐华表示,腰部机构面临的要么拿不到钱,要么似乎被收购并实现套现,要么可能就慢慢的裁员、向尾部线不断的滑行下去,甚至在滑行过程中有可能就消失了。

  事实上,今年也是在线教育频频出现爆雷的一年。2月,在线教育机构明兮大语文轰然倒下,其公开信中提到,“因为发展冒进,在项目初期同时开了4个学年的课程研发,导致投入增速大幅增加,同时又出现对融资节奏的误判,造成了运营资金上的巨大缺口。”

  腰部机构为何像是无路可走了?徐华坦言,一是因为投资是追求快速套现的,因此在此过程中很多企业没有来得及融资,而头部份额总会被占,如果没有融到钱就被别人抢了,市场空间是有限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头部机构并不是特别需要钱也依旧融资的原因。

  其次,现在的教培市场存在一个很可悲的现象。有很多腰部机构的教育理念、教学质量是过关的,但是因为过于追求稳扎稳打,反而错失了一些机会。徐华表示。

  事实上,获客成本高,成效低依旧是行业痛点,疫情更是按下了加速键,此时一旦没有新的注资,资金链断裂只在顷刻之间。

  而流量费、宣传费、平台费……对于现金流本就捉襟见肘的腰部机构而言,本就雪上加霜,更艰难的是,线上的竞争正处于白热化,这意味着在这块市场拼出一条生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腰部机构想要不被淘汰,只能和作业帮、猿辅导等头部玩家比拼课程的优惠价格、比拼师资。

  在朱宇看来,对于腰部机构而言,并不是一定会有倒闭的命运,事实上教培市场非常的细分,腰部机构需要学会是找好自己的定位,找好自己定位的人群,打造好自己产品的模型和商业价格收入的模型,利用本地化、线下的、或者特殊化渠道来去招生,才有机会让自己在这个竞争当中存活下来。

  “纯粹通过互联网获客的这种方式,价格都被炒得很高了,我估计大家都烧不起这个钱了。”朱宇坦言,线上腰部机构,如果愿意下沉,愿意在线下获客,他愿意去走一些看起来比较辛苦的方式,但实际上支出的成本会低很多,这样公司仍然可以存活下来。

上一篇:告别“社区+工具”,打造自有品牌或成母婴赛道新出路?
下一篇:摒弃片面知识教育和恶性竞争 助青少年远离“玻璃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