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少年直播赚钱养家 未成年人直播乱象何时休?

升学教育 62 2021-01-28

  未来网北京9月4日电(记者 李盈盈)新学期伊始,当别的孩子背着父母买的新书包开开心心上学时,靠直播赚钱养家的12岁少年小奥(化名)还要盘算放学后的直播。

  无独有偶,3岁“小网红”佩琪被父母喂到70斤,“吃播”当赚钱工具的消息一样令人唏嘘。

  未成年人直播乱象屡禁不止。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说:“如果利用孩子直播赚钱,有使用‘童工’之嫌,家长不仅失责,还导致孩子的价值观偏差。”

 

12岁少年小奥直播唱歌的视频截图

  12岁娃靠直播养全家 网友怒斥其家长“不配当父母”

  即将升小学六年级的小奥是家里名副其实的“顶梁柱”,白天上学,晚上直播赚钱,靠直播收入养活全家,承担房租,帮妈妈还信用卡,还要给哥哥转上学的生活费......

  小奥骄傲地表示,自己在全家人中是挣钱最多的,也直言不讳“压力大”。“没办法,(妈妈的)信用卡还不上是要坐牢的。”

  在直播间里,小奥的妈妈向粉丝喊话“支持孩子的就送一点礼物来啊!”

  有网友在互动区留言“就知道要礼物”,小奥的妈妈笑着说:“这很正常,很多大美女(直播时)都是这样子说的。”

12岁少年直播赚钱养家的视频截图

  有网友愤怒地斥责:“这真的不是虐待吗?这样的父母配当父母吗?”

  “帝国女孩198608”认为:“小孩开直播可以是兴趣爱好,但绝对不是大人赚钱的工具,而且,还这么小,去养活手脚健康的一家人。”

  “有些家长允许或支持孩子直播,关键看目的。”孙宏艳告诉未来网记者,“如果只是尊重孩子的媒介使用权,要注意引导孩子正确使用;如果利用孩子直播赚钱,有使用‘童工’之嫌。”

  未成年人直播乱象堪忧

  近年来,随着视频平台的发展,网络直播、短视频备受未成年人青睐,却乱象频出。

  未来网记者注意到,在“12岁少年直播赚钱养家”的直播间,有网友质疑“这么小直播,违法吧?”

  小奥的妈妈回复说:“这个天下,直播的小孩多的是。”

12岁少年直播赚钱养家的视频截图

  3岁的佩琪被爸妈喂到70斤重,体重严重超标,影响正常生活。可是,为了“吃播”,佩琪的父母还不断地让她吃烤肉、烤串、烤肠等,并兴奋地宣布孩子的体重马上要突破100斤了。面对网友的质疑,佩琪的父母表示只能靠女儿吃播挣钱。

  此前,小学生直播脱衣、露体,未成年孕妈妈晒孕照、验孕棒等吸引眼球等乱象被曝光,平台遭整改。

  还有一些儿童在家人的经营下,照“剧本”表演,吸引眼球,沦为赚钱工具。

  然而,多数网友明确表示,“反对未成年人直播赚钱”。

  “允许未成年人从事一种职业,并获取报酬,明显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广东省律师协会政府法律顾问专业委员会委员陈一天如是说。

  《禁止使用童工规定》等法规也明确规定,禁止使用童工。

  法律到位 更需要企业责任担当

  近年来,为了保护未成年人安全用网,国家一直在推进相关政策法规出台。国家网信办制定的《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已于2019年10月1日起施行;《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新增“网络保护”专章;国务院制定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也呼之欲出。

  目前,尽管国家没有明确禁止未成年人直播的法律法规,但部分地市出台了相应的规范。

  2016年,北京市网络文化协会与多家从事网络表演的企业共同发布了《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承诺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不为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

  2018年,武汉新修订的《武汉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规定,视频直播网站聘请未成年人担任主播或者为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应征得其监护人同意。

  但是,仍有未成年人钻空子,使用成人的身份注册,躲避监管。

  据小奥的妈妈说,小奥的大号已有几十万粉丝,被平台封号后,他就借用成年人的身份,新注册了小号。

  如何预防未成年人假冒成人注册,钻空子开展直播或发短视频呢?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告诉未来网记者:“需要立法时对监护人同意这一程序的要求更具体、更严格。”

  对于上述问题,平台又该发挥怎样的作用?

  孙宏艳认为,一方面,网络直播平台要承担责任,主动为未成年人使用新媒介提供安全、可靠的途径。比如,利用“刷脸”管理账号,或完善未成年人防沉迷系统。

  另一方面,企业要有“自洁”功能,严厉打击网上以儿童名义传播的不良信息。

  “对于平台来说,技术并不是根本问题,根本问题是企业是否有责任感,是否真心实意地设置防沉迷、防伤害系统。”孙宏艳补充道:“企业应本着儿童友好的理念建设平台,体现儿童利益最大化。”

  “一刀切”禁止未成年人做主播并非解决之道

  因网络直播平台内容良莠不齐,未成年人直播乱象丛生,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青联建议禁止未成年人担任网络主播。

  不过,有专家表示,儿童青少年天然亲近互联网,“一刀切”的办法并非解决之道。

  佟丽华表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要遵循《儿童权利公约》。青少年有网络社交需求,以堵为主的策略恐难奏效,应该限制其使用,而不是将他们隔离在网络之外。

  孙宏艳也认为,“使用媒介是儿童权利的一部分,完全禁止未成年人使用短视频直播是不切实际的。”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研究报告》建议,限制14岁以下未成年开直播、发视频,仅允许其在父母同意或陪伴的情况下使用。

  然而,有些不满14岁的未成年人虽经家长知情同意后注册了直播账号,却在直播的过程中,逐步沦为营销挣钱工具。

  “只有政策是不够的,还要提高政府部门的监管能力和服务能力。”孙宏艳强调,特别需要全社会齐抓共管,共同治理,发挥合力。

  “同时,提升家长媒介素养,最重要的是增强未成年人自身的保护能力,培养其数字时代的公民素养。这样,才能为未成年人营造良好的网络环境。”孙宏艳补充道。

上一篇:聚焦低竞争、低评价、低管控 营造未来教育新生态
下一篇:新职业教育迎来新风口?跑马圈地同时难点仍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