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后“冷”思考:信息技术要培养孩子成为会百科知识的词典?

升学教育 71 2021-01-28

  未来网北京11月12日电(见习记者聂菲)“对信息技术热,我一直有点担心,怕应试教育在技术支持下走得越来越远、越来越极端。”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校长王殿军在由华中师范大学国家教育治理研究院、长江教育研究院和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共同主办的2020教育智库与教育治理50人圆桌论坛上感叹道,有一些信息技术分析了1万、10万、80万个知识点,让孩子们记录、背诵,但学校要培养孩子的能力,而不是培养会百科知识的词典。

  2020教育智库与教育治理50人圆桌论坛(图源主办方)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如此之“热”时,教育工作者们要有哪些“冷”思考?

  信息技术要根据学校所需去创造

  “在疫情的冲击下,过去处于‘辅助教学’从属地位的信息技术,实实在在地变为‘主角’。但当信息技术真正出场担任‘主演’时,许多问题就暴露出来了。平台瘫痪、网络卡顿等问题时有发生,更别提教学方法、学习方式、效果监测的改进了。”王殿军称。

  王殿军坦言,如今,互联网技术快速发展,大数据广泛应用以及人工智能技术不断进步,只是让原有的教育做得更好更快更省劲,但是没有从根本上去改变学校。

  “除了黑板变成了白板外,没有做什么革命性的变化。”在王殿军看来,信息技术对学校的教学的支持是非常有限的,信息技术发明创造的人太多,但不是看学校需要什么,便去创造什么,而是发明了什么,便希望我们买什么。

  王殿军称,教育应该以人为本,人也不应该成为信息技术的奴隶,因此,信息技术应该围着教育转,尊重教育的需求和规律以及育人成长的规律。

  “同时,学校应培养学生的关键能力,包括批判思维能力、团队领导能力和自我发展能力等,帮助学生去应对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世界。”华中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校长、党委书记周鹏程认为,疫情期间,在线学习的过程结果充分验证了这些能力的重要性,也更加坚定了素质教育的理念。

  教育服务主体不只有学校和老师

  当下,互联网已经成为人类教育教学的重要空间。

  “在线教育的发展绝对不只是技术和教学环境的发展,更对原来的教育治理体系提出了挑战。如果治理问题不解决,这些创新都只能是昙花一现。”陈丽指出。

  周鹏程认为,要做好在线教育治理,就要在对于教育事业性质的认知方面,对于政策决策的转变方面,对于教育服务主体的变化以及教育治理模式创新等各个方面去解决。

  对此,周鹏程以数字教育为例,他建议,“政府应吸取新冠疫情经验和教训,促进高质量数字教育生态系统发展,重新考虑如何有目的性和战略性地将数字技术嵌入教育实践,以满足日益变化的数字化需求,从以应急为重点的临时远程教育发展为更为有效、可持续和公平的数字教育,使教育系统更高质量、更易获得,更易包容。”

  而在陈丽看来,随着社会的进步,非公共的教育服务需求也越来越大,这部分服务具有产业性特点,不是普惠性的。

  “政府的角色要发生变化,要从全包全管的举办者身份转变为监管者身份,管理好这类现代服务业性质的教育服务,使之有序发展。”陈丽称。

  同时,陈丽建议,社会蕴含着丰富的教育资源,因此教育服务主体也要变化,而不是什么都交给学校和老师,老师压力也很大。要探索怎么遴选和把关,有效整合社会资源,这也是教育治理要探索和构建的。

上一篇:与“法”同行 北京中学生讲述与《民法典》的故事
下一篇:如何让学生拥有自主的人生?这个学校的答卷如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