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垄断"赢家通吃?2020年末上演在线教育融资大戏

升学教育 47 2021-02-19

  【2020教育年终盘点】

  【编者按】

  2020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

  既是"十三五"规划、十年教育中长期规划纲要的截止之年,又是在线教育行业飞速发展的一年。以教育行业为例,3亿师生经历了一场全面的线上大迁移,在"云端"完成了教与学。无疑,疫情加速了教育信息化的进程。伴随着新基建上升为国家战略,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正在构建后疫情时代的全新教育形态。在此双重背景的影响之下,教育行业呈现出几大新趋势

  未来网回顾2020年的教育行业,从K12、素质教育、数理思维、少儿编程、大语文、少儿语培等多个赛道和行业热点进行梳理分析,总结过去展望未来,以期呈现教育行业的新趋势、新业态、新增长。

  未来网北京1月1日电(记者 张冰清)"猿辅导融完作业帮融,作业帮融完跟谁学融,跟谁学融完好未来融。"2020年末,以"亿美元"为单位,在线教育结结实实地上演了一出融资大戏。以苦涩开头的2020年,终于以甜汤收尾。

  2020年的黑天鹅事件,令各类产业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而对于教育行业,却是冰火两重天的局面。这一年,行业大额融资不断刷新,不断有新的独角兽出现,但行业整体融资数量却正在减少,马太效应加剧,格局在不断改写。

  未来网记者了解到,当下行业对头部机构垄断融资的声音四起。有种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架势,而一场头部"垄断"的融资大戏似乎正在上演。

  在线教育头部"垄断"的融资大戏

  12月24日,猿辅导被爆获得云锋基金3亿美元融资,并已完成交割。

  截至目前,猿辅导在今年已经确认的融资金额已达35亿美元,在2020年3月,猿辅导完成了由高瓴资本领投的10亿美元G轮融资,10月,猿辅导完成了G1和G2轮共22亿美元的融资,领投方分别为腾讯、DST。猿辅导成为K12赛道今年融资最多的选手。

  随后跟谁学旗下高途课堂宣布品牌升级。同日,跟谁学创始人确认,8.7亿美元定增融资已全部到位。

  12月2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超16亿美元融资。2020年初至今,作业帮累计完成两轮融资,资金总额超23.5亿美元。

  12月29日,好未来教育集团宣布,与Silver Lake银湖等达成33亿美元私人配售协议,其中23亿美元为可转换债券,10亿美元为新发行的A类普通股。

  一周之内,在线教育内仅上述4家企业就斩获近60亿美元。

  据不完全统计,仅2020年上半年教育行业就发生了113起投融资事件,除去未披露的金额部分,共计总额176.575亿元。相比2019年上半年167起数额,融资事件数量缩水了32.34%,但融资总金额却高出47.38%,2020年教育融资是结结实实地靠着头部高额融资撑起。

  这意味着,在线教育红利正在不断向教培巨头或互联网+巨头聚集,更值得注意的是,马太效应加剧,手握重金的资本更青睐一些头部公司。而在线教育今年的融资中,初创企业获得融资的机会肉眼可见的减少。体现在数据上,便是虽然融资金额增长了,但融资事件的却明显减少。

  "资本今年如此疯狂,拼命在头部企业加注,肉眼可见地明年将从线上获客战全面转向线上线下全方位正面竞争。"指明灯智库联合创始人郁苗在接受未来网记者专访时表示,实际上,在线教育行业已经出现了所谓的资金"垄断"。

  沪江网副总裁、资深教育投资人徐华在接受未来网记者专访时坦言,的确从去年开始资本的走向已经开始辐射到教育的各个赛道,这在音乐陪练、K12学科、编程等赛道里面都有着很清晰的表现,资金垄断已经不是新闻,基本上是毫无疑问的。

  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此前表示,这样的竞争在2022年会告一段落。

  郁苗认为,这是因为K12阶段在线教育渗透率偏低,所以赛道企业都在抢夺存量市场,于是在资本的助推下,将在各赛道形成几家寡头垄断。但是未来的在线教育渗透率必将持续升高,拥有广大的增量市场,依然有机会孕育新兴赛道和差异化竞争者。

  华夏桃李资本副总裁刘力华在接受未来网记者专访时则坦言,会出现在线教育行业资金"垄断"的趋势,在线教育的发展趋势和前两年的互联网行业基本类似,赢家通吃现象会越来越明显,流量获客的压力对中小玩家会越来越大,马太效应愈发明显。

  "而这就是资本方要的效果。在线教育长期普遍靠资本输血,就是为了有一天像互联网行业的其他领域一样,在资本助推下,首先关注用户数和市占率,牺牲短期效益获取成长空间,最终在赛道内少数头部企业形成寡头垄断市场。"郁苗坦言。

  但郁苗也同样认为应该理性看待,在线教育虽然立足互联网,但同时兼具教育属性,教育的复杂性和教学效果的刚需性使得在线教育行业虽然竞争残酷激烈,但是赛道相对丰富,"我花开后百花杀"的情景很难在在线教育行业完全呈现。

  行业竞争尚未进入终局,一家独大的教育企业会出现吗?

  "教育的本质是内容产业,意味着这是一门需要持续推陈出新的产业。因为消费者的需求一直在变,只要推陈出新就有机会,短期内没有哪一家可以一家独大,形成垄断。"网易有道CEO周枫在其全体员工大会上公开表示。

  "在线教育虽然会面临洗牌,大的在线教育机构会获得更多的融资,而经营不善的在线教育机构则可能面临破产关门的困境。这是很正常的,也是市场竞争的结果。"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但与其他互联网平台不同,在线教育提供的是教育产品。

  "就如中小学办学要限制校额、班额一样,不论社会舆论,还是资本,都不要指望建成巨无霸式的教育平台。"熊丙奇坦言。

  光源资本董事总经理李昊也在接受未来网记者专访时表示,对于有些赛道,高额融资可能会带来强竞争优势。但教育的本质是一门"慢生意",交付的核心是服务和成果,这跟公司的底层的能力结构以及价值观密切相关,不会特别受到资金快速进入而影响。

  李昊认为,教育公司融资后带来的能力提升更多是在防守层面。一家服务优质的教育公司,其用户的转介绍和口碑总是会聚拢新的学生。当公司业务规模达到可以合理获得新一轮融资时,会有独具慧眼的资本方加入。

  但不管怎样,对于一些赛道而言,可最终资本化的公司是有限的。对创业公司来讲,竞争战场从原先的细分赛道竞争,变成了和更综合性的竞争对手竞争,融资难度一定是变高了。

  事实上,一波三折,起起落落,几乎是所有早期互联网创业者的必经之路。

  理性的看待市场会发现,虽然一轮接着一轮的"烧钱大战"在上演,在线教育大班课的格局愈发凸显,但作业帮、猿辅导等在线教育机构仍未上市;而曾经的与其三分天下的学霸君,如今也陷入停课,被传出疑似破产的迷雾之中。

  有教育人士坦言,企业或许可以赚取垄断利润,但教育行业本身是无法垄断的,一棵树可以成长为最壮的树但是不能成为整片森林。

  以猿辅导为例,今年以来,猿辅导旗下猿辅导网课和斑马AI课和粉笔等品牌都在加速狂奔。截至目前,猿辅导网课和斑马AI课正价课用户超过400万人次。

  此外,猿辅导还孵化了南瓜科学、美术AI课等素质教育产品,似乎猿辅导正围绕K12群体进行教育全覆盖。

  而依照猿辅导目前的体量,上市只是时间问题。不少人关心,在市场不稳定的状态下,是否会出现上市倒挂的情况,上市之后市值缩水。

  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则表示,"二级市场的增长应该要远高于一级市场的增长,新东方的股票说在上市5年后才爆发的。但是今天投资进入教育行业,一级市场透支了所有二级市场的东西。现实情况逼迫大家不得不快节奏地融资、烧钱。"

  "资本和产业的相互关系也会是一个正常的供需博弈到平衡的状态。"刘力华则表示,从需求角度看,教育始终是一个刚需市场,这个消费是不会有变化的并且不会减少的,所以教育始终会是资本值得关注的一个领域。

  而现在的教育机构呈现出高估值、高营销费用的现象。在刘力华看来,这是阶段性的过程,就像前两年TMT领域,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出现资本溢价阶段,最后会出现资本自然选择的平衡状态。不管是整合还是平分,行业发展会向着更为良性的方向转变。

  熊丙奇表示,发展在线教育,不应该追求规模,必须重视教育品质,在线教育本身存在的问题,就是个性化,交互性不足。就是大的在线教育机构,也必须重视教育内容的个性化。

  整合浪潮将近,腰部机构何去何从?

  站在这个时间节点,关于在线教育的整合浪潮将近的讨论也从未停歇。在线教育行业也相继出现合并收购的消息,如字节跳动收购了你拍一。豌豆思维收并了魔力耳朵。

  李昊向未来网记者坦言,今年受诸多因素影响,市场上的热钱是相对较多。光源资本今年在持续观察市场动态,与很多资本侧和产业侧的业内人士频繁交流。从整个行业来看,对部分在线教育公司烧钱竞争的打法均持保守冷静态度。

  李昊表示,市场上有一些公司以盲目拉升业务规模却忽略掉业务的健康程度的打法实则是不太健康的。

  "事实上2020年的在线教育的融资窗口期已经过去,2021年大家应该会理性回归,从资本的竞争中回归到教育本质的竞争,会更看重公司的内核,健康规模化的增长将更有利整个行业的发展。"李昊坦言。

  刘力华看来,从趋势讲会出现整合,一方面是龙头显现,另一方面是现在大家对独立发展也会更加理性,当到了一定阶段,能够与行业其他方做整合可能比独立发展好很多,当产业进入到相对成熟的阶段,整合是必然的。

  "整体上我认为这还是一个积极的趋势,毕竟可能会优化很多资源分配以及避免无效的竞争,只是对于资本市场而言这种趋势可能也意味着一段时间这个市场的投资机会就会比较少了。"刘力华坦言。

  李昊也认为,教育行业的整合速度会加快。在今年资本涌入的大环境下,明年有一些跟不上发展节奏的公司,可能会失去上市的可能。届时,被收购、退出或整合上市将会成为合理的选择。

  但李昊指出,在线教育公司的整合与先前互联网公司行业整合并不类似,目前看到的大部分在线教育业务体系中,都涉及到真人老师/班主任,这些公司的业务结构是非常长链条的。从收购整合角度来看,将业务整合的难度是非常高的。大家可能都在关注整合带来的潜在收益,其实风险才是更应该被关注的。

  李昊坦言,教育行业具有长期性、特殊性。家长在孩子教育这件事上的决策周期很长,需要经过博弈也要考虑支付能力的约束。或许可以期待,教育市场的整合将走出一条全新路径。

上一篇:虚夸效果、虚假承诺、虚编师资,在线教育的“虚病”该治治了!
下一篇:抖音遭顶格处罚,字节跳动旗下教育APP下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