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教育创始人被限制高消费!代理商、用户退费无着落

升学教育 24 2021-02-19

  未来网北京12月18日电(记者 聂菲)近日,有家长向未来网记者投诉,7月30日向上海海风教育机构老师申请退费一万多元学费,老师回复20天后退。但现在已经12月份,老师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根本无法联系到。

  随后,记者多次致电海风教育,均回复称“退费服务正在排队中”。

  据企查查数据,11月10日,海风教育所属公司为上海风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风创”),被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创始人郑文丞因自身失信被限制高消费。

  

截图自企查查工商信息

  上海风创累计13条限制消费令,涉拖欠广告款和房屋租金等

  公开资料显示,海风教育是一家K12在线一对一辅导补习平台,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海风教育先后获得5次融资。2018年1月初,由好未来、源码资本领投,海风又完成C轮数千万美元融资;同年7月,海风教育宣布完成C+轮融资,由好未来、源码资本和某主权基金联合领投。之后再无融资动态。

  

海风教育融资信息(截图自企查查)

  企查查详细信息显示,2020年11月10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立案执行申请人上海舜联置业有限公司申请执行双方单位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因上海风创未按执行通知书制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法院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对该单位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事实上,郑文丞并非首次收到限制消费令。企查查显示,今年5月、7月、8月、9月、10月均有不同申请人申请执行与该公司的纠纷,上海风创均未能按执行通知书履行给付义务,而被下发限制消费令。目前,因为网络广告推广、房屋租赁合同款的若干纠纷,上海风创名下已累计13条限制消费令,上海海风教育培训有限公司有1条消费令。

  

截图自企查查工商信息

  未来网记者梳理发现,郑文丞担当担任法人的有9家公司,含5家教育公司,分别是上海风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山东海之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海风教育培训有限公司、济宁市兖州区海风教育培训学校有限公司和山东海分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据企查查显示,除限制消费令外,该公司涉及自身风险191条,其中,经营风险显示,上海风创有股权被股东出质信息11条;司法风险众多,所涉法律诉讼信息151条,失信信息7条,被执行人信息5条。

  代理商、消费者投诉海风教育,均未得到解决

  值得注意的是,企查查显示,海风教育因合同纠纷案和委托合同纠纷案被起诉的有25起,大多数为代理商要求海风教育偿还代理费。

  代理商和代理品牌之间的矛盾一直是教育培训市场中难以解决的问题。12月5日,企查查新增一例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三亚智泽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与上海风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委托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判决书”)。

  判决书提到,三亚智泽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亚智泽”)于2019年3月18日与上海风创签订《海风教育代理商协议书》,授权三亚智泽法定代表人赵某为三亚地区代理商,代理“海风教育”中小学1对1真人在线辅导服务。

  2019年8月,上海风创与另一K12教育机构轻轻家教宣布“开启战略合作”。自2020年1月上海风创与轻轻公司发布合作公告后,上海风创原给三亚智泽提供的服务改为由轻轻公司提供,服务品牌由“海风教育”变更为“轻轻海风课堂”。

  轻轻公司工作人员向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表示,2019年12月起,风创公司已无能力提供课时服务,2020年3、4月起,风创公司代理商如要继续履行合同的,必须和轻轻公司重新签订协议。

  判决书中提到,2020年4月23日,微信名为“轻轻教育-孙运杰”表示:“说实话,作为一直对接你们的运营经理,我理解你们经历的海风不给力,无助,到换签的几次折腾,这个合同拖了这么久,就是我们也在努力为老代理商们争取……”“代理费你们是交给海风了,任何关于代理费的事都去找海风。”

  上海风创停止履行协议义务,相关平台已无法正常使用,原与三亚智泽联系的上海风创运营经理孙运杰(之后变更为轻轻公司的运营经理)要求三亚智泽与轻轻公司重新签订代理协议,致三亚智泽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故要求解除协议。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对三亚智泽所提的“上海风创”返还代理费10万元予以支持。但,海风教育始终未应诉、答辩,也未提交证据。

  此外,记者在黑猫投诉和聚投诉平台看到,仍有大量消费者因退费问题投诉海风教育,有消费者称,“退费请求已提交一个多月还没处理,已超出合同上的签约时间,并且一直没有答复。”

  

截图自黑猫投诉

  

截图自聚投诉

上一篇:为什么大语文产品家长不买单?素养和应试的平衡是关键
下一篇:先烧钱再上市 K12在线教育机构的归途在何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