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科技收私有化要约 少儿编程业务猛涨仍难掩2020年颓势

升学教育 35 2021-02-19

  未来网北京12月11日电(记者 张冰清)日前,在美上市企业达内科技最新消息披露,其董事会已收到其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韩少云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收购提议,拟议收购价格为每股A类普通股4美元(每ADS 4美元)。

  该公司董事会将评估拟议交易,但无法保证将提出任何最终要约,无法保证将就拟议交易签署任何最终协议,也无法保证该交易将获得批准或完成。

  

在美上市企业达内科技发布最新公告截图

  公司于2014年4月4日在纳斯达克上市,首发价格为9美元。截止2020年12月10日收盘价3.3美元,较首发价格跌去约63.3%。

  

截止12月10日达内科技收盘价3.3美元(截图自东方财富网)

  而在2020年11月13日,达内科技公布了2020年Q3财报。财报显示,达内科技2020年Q3净收入6.21亿元,高于Q2的指导预估。2020年Q3少儿业务收入高达2.9亿元,同比增长146.0%。本季度达内科技少儿业务的学生人数为122,800人,同比增长62.0%。

  而财报中还指出,除了收入超预期外,达内科技在盈利能力上也有明显改善。本季度达内的经营亏损为5658万元,同比减少了52.6%。

  距离公布财报一月有余,便传出了关于达内科技收到私有化要约。回顾过往6个月,达内科技在二级市场的最高价是3.88美元。

  而此前,达内科技一度因财务造假事件陷入退市风险之中。

  曾多次爆出财务问题

  据其官网资料显示,达内科技成立于2002年,2014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主营业务包括成人IT培训和少儿编程品牌“童程童美”。

  由于迟迟没有提交2018年年报,达内科技被纳斯达克要求在2019年5月上报。2019年4月,达内董事会独立审核委员会宣布公司出现财务问题,后经过纳斯达克准许后,年报披露期延长至2019年10月28日。

  在2019年10月时,达内科技曾收到纳斯达克通知称,因仍未提交2018年年度报告,且持续拖欠报告,除非及时在纳斯达克听证会上进行听证,否则达内科技将会被退市。

  而后达内科技又在获得了第二次延期后,才于2020年4月发布了2018年年报和已经经过修正的2014—2017年报。相关财报显示,达内科技在5年内累计虚增了6.3亿元的营业收入。

  2019年11月,独立审核委员会调查发现,达内科技在2014财年至2018财年的五年间,财报收入错报总额在9亿元以下,约占此前报告总收入的11.5%。此后,由于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达内科技又收到退市警告。

  2020年1月,达内科技宣布,已重新符合纳斯达克的最低竞标价格,退市风险已暂时缓解。

  达内科技连续5年财务造假事件的持续发酵,使得公司管理层也发生动荡。

  2020年3月份,达内科技CFO杨余多离职,原独立董事孙永吉成为CEO,创始人韩少云辞去CEO职务,继续在董事会任职。

  资料显示,孙永吉此前曾担任迪拉托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尚学教育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海辉国际执行副总裁。2014年4月开始担任达内科技独立董事。

  未来网记者梳理发现,2015-2019年,达内科技的收入从11.78亿增长到20.51亿,但股价却从10.57美元下跌到1.96美元。

  少儿编程业务猛涨,也难逃亏损困局

  事实上,公开资料显示,达内股价从2017年起一路“跌跌不休”。其股价已从2017年时的历史高点21.70美元跌至美东时间12月10日下午收盘时的3.3美元,跌幅高达84.79%。

  2018年,达内教育集团创始人韩少云曾发表题为《教育企业的转型与创新》的演讲,他表示除了职业教育的百亿级市场之外,达内公司将目标转向了千亿级的K12领域,在少儿编程教育方面寻找新的突破点。

  2015年达内扩张业务线,设立童程童美战略布局少儿编程领域后,曾向媒体表示,少儿编程业务将超越成人业务,成为达内的主要业务增长板块。

  由于成人教育业务增长乏力,近年来,达内科技的战略重心押注在少儿编程。由于少儿业务处在投入期,达内科技近年面临着巨额亏损的转型阵痛。2017财年-2020财年上半年,达内科技净亏损分别为14.70万元、5.92亿元、10.39亿元和6.13亿元。

  2020年8月12日,达内科技发布2020年半年报。在这份财报中,尽管疫情导致达内线下招生处于停滞状态,但学员数量却实现大幅增长,其少儿编程业务注册学员数量同比增长80.7%,达到10.55万人。整个上半年,少儿编程在线业务童程在线实现1.14万次的招生,同比大幅增长359%。

  而据达内科技电话会议披露,2020年Q3其成人业务已经恢复盈利,业务毛利率也从去年同期的70.0%提高到了71.3%。

  记者发现,达内科技超预期的收入表现,也得益于少儿业务的高速增长。

  最新财报显示,2020年Q3,达内科技的少儿业务收入从2019年同期的1.18亿元增长到2.9亿元,同比增长146.0%,收入占比也提升到46.6%。

  根据第三方咨询机构发布的数据报告显示,国内目前少儿编程的渗透率在1.5%左右,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少儿编程的潜在市场规模超过600亿。

  随着今年市场对教育行业的关注度提升,少儿编程也成为投资人热捧的领域。3月,少儿编程品牌小码王完成了 1.5 亿元 Pre-C 轮融资;4月,少儿编程平台编程猫获 C+ 轮融资,融资金额 2.5 亿元人民币;5月,西瓜创客宣布获得腾讯 B +?轮投资。7月,少儿编程品牌和码编程完成千万级美元A轮融资;11月,编程猫又宣布完成13亿元D轮融资。

  2020年以来,少儿编程行业的密集融资,似乎标志着行业的洗牌已经开始。经历过之前的抢赛道阶段,除却地堆、地铁户外广告宣传、线上曝光等手段,获客成本在不断攀升提高,使得精细化投放成为必然。

  而加剧的市场竞争、升高的获客成本、尚不明确的政策进度……此时,不论达内科技私有化与否,其少儿编程业务似乎都有一场硬仗要打。

上一篇:清华教授:“我们的教育从来没有教会孩子如何解压”
下一篇:疫后“冷”思考:信息技术要培养孩子成为会百科知识的词典?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