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款教育类APP泄露个人信息,孩子的隐私安全谁来守护?

升学教育 79 2021-02-19

  未来网北京7月13日电(记者 张冰清)“请输入您的手机号注册登录”“实名认证后才可发布信息”“填写孩子基本信息进入选课”……

  看着手机中大量充斥着实名认证信息的APP,家长王念一陷入了困扰,“APP索要的个人信息太多了?特别是孩子学习的APP,似乎越界了。”

  事实上,工信部日前发布《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2020年第二批)》。截至目前,尚有15款APP未完成整改,其中2/3涉及教育类APP,包括智慧树、ClassIn、TutorABC、纳米盒、乐学高考、洋葱学院、小盒家长、小盒学生、乐教乐学、彩云小译等共10款。

  “APP信息泄露对孩子的影响很不好,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尤其孩子的信息更不应被泄露。”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综合研究部副主任张家勇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教育类APP个人信息泄露屡禁不止

  据未来网记者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已有包括智慧树、ClassIn、TutorABC、纳米盒、乐学高考、洋葱学院、小盒家长、小盒学生、乐教乐学、彩云小译、云南招考、知米背单词、金程网校、学霸君1对1、智学网、互动作业帮、学霸君、课后网、叮叮课堂、洪恩识字帮等20款教育类APP被点名通报。

  涉及包括过度索取权限、不给权限不让用、私自收集个人信息、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私自共享给第三方、强制用户使用定向推送功能、频繁申请权限、未向用户明示申请的全部隐私权限、账号注销难等9类侵害用户权益的行为。

  未来网记者注意到,工信部《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2020年第二批)》中,TutorABC涉及问题最多,作业盒子旗下两款APP——小盒家长、小盒学生均被点名通报。TutorABC、纳米盒、乐学高考、洋葱学院、小盒家长、小盒学生等APP均存在“私自收集个人信息”的问题。

  

截图自工信部官网

  其中,智慧树、ClassIn、洋葱学院、TutorABC、纳米盒、彩云小译均存在“过度索取权限”的违规问题;ClassIn、乐教乐学存在“不给权限不让用”的问题;TutorABC、纳米盒、乐学高考、小盒家长存在“强制用户使用定向推送功能”的问题。TutorABC、洋葱学院、小盒学生、彩云小译存在“私自共享给第三方”的问题。

  今年4月,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在“净网2020”专项行动中对互联网监测发现,20余款外卖、医疗和在线教育类移动应用存在涉嫌隐私不合规行为。未来网记者注意到,其中,学霸君、课后网、叮叮课堂、洪恩识字等在线教育APP赫然在列,皆因未向用户明示申请的全部隐私权限的原因而违规。

  今年1月,工信部《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第二批)通报》发现存在问题且未完成整改的15款APP,未来网记者注意到,有云南招考、知米背单词、金程网校旗舰版三款教育类APP上榜。

  

截图自工信部官网

  其中云南招考存在私自收集个人信息、不给权限不让用的问题;知米背单词存在私自收集个人信息、私自共享给第三方、不给权限不让用和账号注销难的问题;金程网校旗舰版则存在私自共享给第三方、强制用户使用定向推送功能的情况。

  2019年底,工信部发布《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第一批)通报》,未来网记者发现,有学霸君1对1、智学网、互动作业帮等多款教育类APP上榜。其中学霸君1对1存在“私自共享给第三方”的问题;智学网存在“不给权限不给用”的情况;而互动作业帮则存在“私自收集个人信息、过度索取权限、账号注销难”的问题。

  

截图自工信部官网

  教育类APP屡屡被通报的背后,似乎是未成年人信息保护进入“隐秘的角落”。

  此外,未来网记者还了解到,在这些被通报的教育类APP中,更不乏已经通过教育部备案的白名单内教育类APP。

  某省教育部门工作人员向未来网记者表示,对于过度采集个人信息的教育类APP,各地教育部门及工信部门都会先以约谈整改为主,一旦情节严重,如企业主观恶意私自盗用用户个人信息尤其是侵犯未成年人信息安全的行为,一定会严惩不贷,必要时将从备案名单中剔除。

  而据去年年底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印发《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备案管理办法》中强调,教育移动应用存在违法违规或违反《意见》要求且整改不及时的,将列入教育移动应用提供者黑名单,向教育系统通报,并撤销涉事教育移动应用备案。涉事单位六个月内不得再提交备案申请。

  张家勇对未来网记者表示,对于通过备案后又因违规被工信部门通报了的教育类APP,如有意泄露个人信息,甚至借此谋利应该责令整改,造成严重后果的责令退出并列入黑名单。

  张家勇强调,教育领域应该是相对干净的地方,从保护未成年人角度出发,监管应该更严格。

  为孩子的个人信息“穿上铠甲”

  当代未成年人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生活在互联网高度发展与普及的时代。根据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联合发布的《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数据统计,2019年我国小学生在学龄前首次使用互联网的比例达到32.9%,比初中生多14.1个百分点,这表明未成年人首次触网时间大幅提前。互联网已经在学习、生活中深刻影响未成年人的成长,这对我国加快构建新时代未成年人网络保护体系提出更为迫切的要求。

  近年来,为加强对未成年人网络信息保护,我国先后颁布《网络安全法》《电子商务法》等法律,对与未成年人有关的网络安全、民事行为责任等作出规定。国家网信办出台《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

  而对于学习类APP的监管审查进入了监管的“严选”时代。

  2018年教育部出台《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要求严格审查进入校园的学习类App,严禁有害学习类APP在校园内使用。

  各地也开始综合整治学习类App,保卫校园净土。2019年5月27日,中共广东省委教育工作委员会等七部门正式印发《广东省面向中小学生校园学习类APP管理暂行办法》(下称《管理办法》)。

  随后2019年9月,教育部、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民政部、市场监管总局、国家新闻出版署、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等八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引导规范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有序健康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重锤出击,覆盖各学段教育和各类教育APP,引导规范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

  其中特别提出,教育移动应用提供者应当建立覆盖个人信息收集、储存、传输、使用等环节的数据保障机制。按照“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原则,对注册用户进行身份信息认证。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应当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经用户同意。收集使用未成年人信息应当取得监护人同意、授权。不得以默认、捆绑、停止安装使用等手段变相强迫用户授权,不得收集与其提供服务无关的个人信息,不得违反法律法规与用户约定,不得泄露、非法出售或非法向他人提供个人信息。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张晓冰表示,“目前我国将14岁以下儿童的信息列入敏感信息范围,未成年人信息保护非常重要。”

  张晓冰表示,在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第63条第一次提到知情同意原则,这里面规定的是如果企业或者政府要收集未成年人个人信息,应该经过未成年人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同意,这是一个突破性规定。

  教育类APP内个人信息保护仍存在不明地带

  对于在线教育领域中的个人信息保护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还有两点担忧。“在一些英语学习平台上,家长可能希望回看课上的情况,平台就会进行视频录制。对于这些视频,平台会如何保存,是否定期销毁?”

  其次,刘晓春还表示,很多教育机构会鼓励家长在朋友圈进行推广,一般推广的图片就是自己孩子照片做成的海报。有些时候孩子其实并不希望家长传播自己的照片,她说,“所以家长能不能未经孩子同意就传播孩子的信息也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此外,刘晓春还提到,针对低龄儿童的在线启蒙,往往不仅仅是教育,甚至是一种智能陪伴和智能培养。平台会基于收集到的数据进行用户画像,并设计相应的产品去影响教育未成年人,促进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和了解。

  正因为这些在线教育产品对未成年人深度的数字塑造,刘晓春建议能够有一些具体的处理规则,比如规定不可以向未成年人推送哪类广告,在设计个性化定制产品时要有相应的监管等等。

  刘晓春表示,对未成年人的信息保护,不仅仅只有立法、还有监管文件就足够,而是需要多元化主体进行自下而上的促进。

  中国社科院大学副校长、教授、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主任林维表示,未成年人隐私和个人信息的保护可以在未成年人用户使用陌生人社交产品、通过社交产品关联程序(如使用小程序订外卖)等具体场景下,对未成年人隐私和个人信息的强化保护可以通过如征求监护人同意等机制来发挥安全阀功能。

上一篇: 家长热衷为孩子上网课买防蓝光眼镜 专家提醒:防蓝光不等于防近视
下一篇:国人最愿为教育培训花钱,网友:不是愿意花而是不得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