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胡卫:大力引导培训机构转型发展

升学教育 62 2021-02-27

  【2021全国两会未来网特别报道·教育新征程】

  中国少年报·未来网北京2月25日电(记者 杨佩颖) “培训机构的营利要合情合理合法。不能违背教育规律,不能降低教育标准。不能逾越法律法规,对家长坑蒙拐骗,进行虚假广告等行为是肯定不行的。”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胡卫这样说道。

  培训机构行业乱象频发备受社会关注,在刚刚召开的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强调,今年要进一步加大治理力度,坚持依法治理、标本兼治,从严审批培训机构,强化培训内容监管,规范培训服务行为,积极推广使用《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服务合同(示范文本)》,严肃查处违法违规培训行为,切实减轻学生过重的校外培训负担,维护家长合法权益。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胡卫。本人供图。

  对于如何治理当前培训行业存在的各种乱象,胡卫一直没有停止思考。

  “由于‘刚需’的存在和市场特性使然,培训业受资本裹挟所累积的系统性风险正在升高。如不未雨绸缪、提前对症施策,一旦培训行业发生大的波动,难免会对社会稳定产生各种不利影响。”带着对培训行业发展的这些忧思,胡卫决定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提交《适应新发展格局 大力引导培训机构转型发展》的提案。

  培训行业的恶性市场竞争不断加剧

  如今,培训行业整体的规模体量极其庞大。相关统计表明,目前全国教培企业总数已超过300万家,仅2020年就净增约34万家;预计到2023年,培训消费市场规模将达3.5万亿元。据粗略匡算,培训业所提供的就业岗位总量超过1000万个,已成为吸纳高校毕业生的重要领域。

  其中,面向K12的培训机构深受资本关注。2020年,培训业中面向K12的机构数量和学生规模占比分别达到25.8%和18%;在融资额最大的10笔交易中,涉及K12的有8起;而市场估值最高的10家“独角兽”教培企业,涉及K12的就有6家。K12机构占比高、投资高、市值高,决定了行业风险也高。

  胡卫注意到,培训行业的恶性市场竞争不断加剧。培训机构在学科培训领域的过度聚集,导致行业恶性竞争日益加剧,而职业教育和终身教育等领域的培训需求却得不到有效满足。同时,随着整治的深入,培训服务供需失衡有所加剧,客观上造成一部分“培优补差”的“刚需”难以释放,可能引发一些学生家长的反弹。

  胡卫说,未来一个时期,必须持续推进培训机构的规范整治工作。同时,对于培训业所累积的系统性风险和转型中所出现的行业性问题,也必须引起高度关注和重视。

  培训机构需要坚持教育属性

  近年来,各地积极开展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取得了积极成效。但是在一些地方仍然存在不少问题。校外培训仍然过热,超前超标培训问题尚未根本解决,一些校外培训项目收费居高,培训机构“退费难”“卷款跑路”等违法违规行为时有发生,既加重了学生的负担,又加重了家长的负担,严重破坏了教育生态。

  今年年初,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大力度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这是当前面临的紧迫难题,这个难题破不了,教育的良好生态难以形成。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目标是减轻学生和家庭负担,把学生从校外学科类补习中解放出来,把家长从送学陪学中解放出来。这件事非办不可,必须主动作为。

  陈宝生指出,治理的重点是整治唯利是图、学科类培训、错误言论、师德失范、虚假广告等行为。

  “国家层面对培训机构的大力整治已经释放出非常明确的信号。这是非常必要和及时的。”胡卫告诉未来网记者。

  办教育都要立德树人。他强调,培训机构必须坚持教育属性,首先要对教育对象承担起应该承担的责任。要尊重教育规律和尊重教育对象的规律是最起码的出发点和基本的准则。

  “培训机构可以营利,但不能以营利为目的,比如以不顾学生的发展、牺牲学生的利益、课程不达标等恶意行为来营利,都是以营利为目的的行为。”

  建议政府购买服务,在校内消化培训“刚需”

  “下一步如何引导培训机构规范发展是关键的问题,既要管理也要疏导。”胡卫认为,迫切需要强化政府主导,划红线、搭平台、给出路,促使培训机构回归正道、转型发展、释放风险。

  胡卫强调,尤其要注重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推动资源对流、业务下沉、动能转换,鼓励培训机构投身公益培训、助推学校教育、参与家庭服务、转办职业培训,引导其为提振内需和促进消费做贡献。

  在具体举措上,胡卫建议,教育部门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引导培训机构为全日制学校提供优质规范的教育资源,在学校特别是薄弱学校的教学革新、课程研发、管理优化和课后服务等方面,以不直接面对学生的形式进行专业服务,在校内消化人民群众“培优补差”的“刚需”。

  相关部门在大力发展青少年宫、儿童活动中心等传统公益性校外活动场所时,可以采取政府购买服务、公建民营、PPP等形式,鼓励和支持合规、适格的培训机构积极参与其中,以引导其转型发展。

  胡卫还建议,鼓励培训机构设立各类公益性强的家庭教育服务机构。人社部门可以依托“互联网+职业技能培训计划”,在培训平台和数字资源遴选等方面,鼓励培训机构积极参与。教育部门应当探索将优质社会培训资源纳入国家资历框架和国家学分银行体系。同时,鼓励和支持培训机构利用OMO、短视频、AI+等新技术、新业态,升级教育服务产品,降低教育消费成本,丰富优质教育资源供给。

上一篇:培训低价课暗藏霸王条款?家长吐槽课程鸡肋要不断踩坑
下一篇:在线教育成了流量生意?政协委员:资本办学过分逐利须规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