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建议校外培训费引入强制资金监管

升学教育 20 2021-03-29

  【2021全国两会未来网特别报道·教育新征程】

  中国少年报·未来网北京3月12日电(记者 李盈盈)教育事关国计民生,是国之大计、党之大计。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应用,我国在线教育更是进入了飞速发展的快车道。

  然而,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看来,被视为朝阳产业的在线教育在超速发展过程中,因虚假广告、技术故障、质量不高、服务不佳、卷款跑路等乱象,频频被消费者投诉。

  而且,随着资本的介入,校外教育培训的商业味道越来越浓厚。尤其是,利用铺天盖地的广告投放增加获客,以提高营收估值,抢占用户,为上市蓄力。业内人士称这是过度逐利的资本运作逻辑。

  对于校外教育培训行业的乱象,3月6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的教育界、医药卫生界政协委员,并参加联组会时指出,“对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对打着教育旗号侵害群众利益的行为,要紧盯不放,坚决改到位、改彻底。”

  “与教育有关,就绝对不能唯利是图”

  众多网友投诉称,令他们无法接受的是,不少培训机构在通知关门停课前夕,仍在大力营销推销,吸引家长续费购课。这些纯粹以赚取利益为目的的教育培训行为,扰乱了教育生态,背离了教育的本质。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表示,“大力度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的重点是整治唯利是图、学科类培训、错误言论、师德失范、虚假广告等行为。”其中,唯利是图排在首位。

  “这是当前面临的紧迫难题,这个难题破不了,教育的良好生态难以形成。”陈宝生强调,“这件事非办不可,必须主动作为。” 

  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校外培训机构乱象问题成为政协委员们关注的焦点。

  “不管是什么样的机构,只要是与教育有关,就绝对不能唯利是图。这是一条底线,要想办法把这个底线守住。”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大学副校长汪小帆向未来网记者说道,“特别是面向未成年人的教育,更加要坚决防止唯利是图,因为它伤害的是我们国家的未来。”

  全国政协委员、杭州师范大学原校长杜卫指出:“基础教育具有鲜明的公益性质,关系到国家教育方针的落实和儿童青少年健康成长,以及国家人才战略的实施成效。”

  在汪小帆看来,“‘打着教育旗号侵害群众利益的行为’并不是在办教育,不是真正为孩子的健康成长加分,而是唯利是图。”他认为,对这种侵害群众利益的行为,要盯住不放,要锲而不舍地去整治,创新治理方法,多管齐下。

  机构爆雷跑路 家长被迫“买单”

  未来网记者梳理发现,2020年,受疫情影响,加上资本的无序扩张,教育培训领域积累的问题凸显,其中,“退费难”成为老大难。

  有关机构发布的《2020年教育培训消费舆情数据分析》显示,2020年,共监测到有关教育培训消费舆情信息3847566条,退费困难、虚假宣传、培训质量和合同纠纷等负面舆情占比超过70%。其中,在退费难负面舆情中,又以“关门跑路”问题为最,占比52.67%。

  刚刚过去的2020年,不仅有嗨学网因退费难被“3.15”曝光,还有线下橄榄球培训机构巨石达阵、K12一对一辅导机构优胜教育以及在线教育平台K12学科辅导学霸君、柚子练琴多家知名培训机构先后爆雷。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李剑萍表示,不少线上培训机构为了吸引融资疯狂扩张、抢占市场,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金融风险大幅增加,这是爆雷、跑路事件频发的重要原因。

  机构爆雷后,家长陷入退费无门的境地。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表示,这些问题暴露了事中事后监管方式不足的问题。“比如对于培训机构的非正常停业,缺乏即时监控和预警的方法,仅仅在非正常停业发生后,疲于善后处理,对有损消费者利益和影响社会稳定的状况,还要探索建立主动发现和提前介入的机制。”

  据悉,目前,面向中小学生、利用互联网技术开展学科类校外线上培训活动的机构,实行的是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制度,条件宽松,且不需要办学许可证。

  对此,刘林建议,依法重新设置在线教育市场准入标准,建立在线教育办学许可证制度,加强审批管理,从源头上把关。

  预付费需要引入强制资金监管

  据中国消费者协会的数据统计显示,校外教育培训的消费纠纷尤其是退费问题之所以难解决,预收费经营模式是重要原因之一。

  为了解决预付费的隐患,2021新年伊始,全国十余个省市上线了校外培训机构“预付费”监管平台。

  宁波市还首创试点了校外培训机构学员预付学费信用保险,消费者在向校外培训机构预付学费时,投保学费信用险,最低可获1000元,最高单科可获5000元赔偿。

  但是,有的家长一次性向培训机构预付费3万元,甚至20万元,单科最高5000元的保险赔偿显然无法弥补消费者的损失。

  在全国政协委员、月星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佐宏看来,可以结合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对预付费模式强制实行资金监管,动态管理。

  全国政协委员、民建北京市委主委司马红建议,加强线上教育机构预存资金监管,即效仿住房城乡建设委的房屋买卖资金存管业务,建立线上教育机构预存资金监管系统。同时,明确在线教育机构日常监管部门及违规处罚制度,严厉打击“跑路”前恶意大量收揽学费的线上教育机构负责人。

  “健全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和监管机制,使预付费经营、管理有法可依,执行到位。”全国政协委员、民盟天津市委会副主委丁梅建议,“建立健全风险准备金制度,对于采取预付费经营模式的商家开设监管账户,要求商家在开展预付费经营时必须在监管账户存贮一定资金,一旦出现商家跑路或其他经营问题,该账户资金可用于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上一篇: 近距离聆听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后,这位政协委员做了这个决定...
下一篇:远离“心灵鸦片”:全国政协委员于欣伟建议利用区块链监管青少年网游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