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心孩子的事!听起草组负责人解读最高检工作报告中的“未检亮点”

升学教育 28 2021-03-29

  中国少年报·未来网北京3月8日电(记者 谢青)今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举行全体会议,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

  “孩子就是未来,司法保护要持续做得更实。”未来网记者注意到,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在报告中的篇幅依旧很大,这些内容是如何写进最高检工作报告的?对此,最高检工作报告起草组负责人、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副主任马骐解读了最高检工作报告中关于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亮点。

  “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去年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规定了家庭、学校、社会、网络、政府、司法‘六大保护’体系。这其中,司法保护可以说是‘最后的防线’。”马骐告诉记者,在司法保护中,检察机关的职能贯穿司法办案、帮扶救助、权益维护、犯罪预防全过程,肩负重要责任。

  (图据最高检工作报告)

  【一个理念】

  马骐表示,检察机关提出一个理念:即对涉嫌犯罪的未成年人既要依法惩治,更要教育帮扶,重在转化。

  据了解,去年,检察机关共起诉未成年人犯罪3.3万人;对罪行较轻并有悔改表现的附条件不起诉1.1万人,占审结未成年人案件总数的21%,同比增加8.3个百分点。对附条件不起诉的,在6个月考验期内加强跟踪帮教,促其认错悔错、改过自新。考察期内没有改过自新的,起诉290人。

  【一项工作】

  马骐提到检察机关强化一项工作:加强对监护权履行的干预。对监护人侵害和监护缺失支持起诉、建议撤销监护人资格513件,是2019年的6.3倍。

  比如,福州等地检察机关探索向有能力履行却不履行或怠于履行监护职责的家长,发出“督促监护令”,让家长担起管教义务。

  【两项制度】

  据马骐介绍,落实“入职查询”和“强制报告”这两项最高检和教育部、国家卫健委等力推的制度,已被未成年人保护法吸纳。其中,入职查询制度要求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单位招聘工作人员时,应当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查询应聘者是否具有性侵害、虐待、拐卖、暴力伤害等违法犯罪记录;发现其具有前述行为记录的,不得录用。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单位应当每年定期对工作人员是否具有上述违法犯罪记录进行查询。通过查询或者其他方式发现其工作人员具有上述行为的,应当及时解聘。

  而“强制报告制度”则要求国家机关、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单位及其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发现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受到侵害、疑似受到侵害或者面临其他危险情形的,应当立即向公安、民政、教育等有关部门报告。

  马骐提到一个相关案例,北京儿童医院的一名医生,发现前来就医的幼儿伤情可疑,及时报案,后查证系其父暴力摔伤。“如果应该报告却不报告,那就违法了。”同时马骐还举了另外一个例子,湖南检察机关办理校园性侵案时发现,一所学校的2名负责人在接到学生家长举报后,既未调查核实也未向有关部门报告,依法以玩忽职守罪追究刑事责任。

  【一项改革】

  “我们还推进一项改革:专门部署未成年人刑事、民事、行政、公益诉讼案件集中统一办理,让熟悉未成年人特点的检察官专门办理未成年人案件。”马骐认为,保护孩子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今年6月1日,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将实施。对此,马骐表示,检察机关将认真贯彻落实,更加自觉扛起未成年人司法保护的检察责任,推动形成综合保护大格局,把对孩子的保护做得更实更细。

上一篇:全国政协委员胡卫:未成年人外出住宿应登记、核身份信息
下一篇:政协委员建议校外培训费引入强制资金监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