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谁学“接盘”优胜教育?在线教育整合浪潮似乎近了

升学教育 79 2021-01-28

  未来网北京12月18日电(记者 张冰清)日前,有消息称,跟谁学旗下K12品牌“高途课堂”于近日开始无偿接收优胜教育旗下学员,并赠送寒假和春季课程。此消息一出,立马在激起千层浪。

  “对于这些曝出有问题的企业来说,转移学员可以降低纠纷,也有利于企业家重新二次创业。对于接收学员的企业来说,在教育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且营销成本越来越高的情况下,通过前期无偿接收获得用户也是一笔划算的投入。”教育产业投资人士徐华向未来网记者表示,接收企业一般都会获得社会好感。

  优胜此前已接受多家公司援助

  在跟谁学出手之前,今年11月优胜教育创始人兼CEO陈昊曾在朋友圈发布进展信息,称近期有同行“某锐、某翰、某文”,以公益形式伸出援助之手,优胜将所有援助方案均以补偿的方式提供给孩子,补偿方案会持续给予并叠加,直到超出剩余课时价值为止。

  除上述教育机构外,艺术培训机构桔子树也于11月10日发布关于援助优胜教育、承接北京优胜派学员的公告。

  而目前关于优胜教育最新进展,是在今年的12月12日,陈昊个人微博上发布称,目前顺利完成心一轮学员安置工作。

  

图片来源:@优胜教育陈昊微博账号截图

  优胜教育成立于1996年,从今年年初开始,全国各地持续传来优胜教育拖欠员工薪水、学员退费困难的消息,到下半年,优胜教育资金链断裂的消息爆发。

  在今年曝出资金链断裂后,陈昊曾发表公开致歉信并呼吁,“希望马云马化腾等新一代企业家以及教培行业中优秀的同行们能够在这时候伸出援手。”此外,陈昊愿意把所有股份0元赠予愿意伸出橄榄枝的伙伴,并免费为优胜打工10年。

  据企查查数据,最近优胜教育因自身失信被限制高消费。优胜教育主体公司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新增多条限制消费信息,申请人均为个人,限制消费关联对象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唐芳琼,发布时间为2020年12月8日。

  在线教育整合浪潮似乎近了

  徐华向未来网记者表示,跟谁学此番操作,前期必然要付出一些成本,因为持续要为学员提供服务,而有可能会因为更换机构,进行调整甚至课时费打折。机构老师的课时费是必须要支出的,前期肯定是一个要付出成本的生意,此时来看似乎是个赔本买卖。

  “但是接收的用户毕竟是没有支付营销成本,因此只要后期仍用户愿意续费并且留下来的话,这可能会转变成为一个成功的买卖。”徐华表示。

  有教育人士表示,对于承接方跟谁学而言,此举有利于其进一步拓展K12业务,这部分学员也有望转化为正价课学员。尤其是在线教育获客难、获客成本高举的背景下,跟谁学也可以节省一大笔营销推广费用。

  跟谁学主营业务是K12在线直播大班课,2015年3月,跟谁学宣布A轮融资5000万美元,刷新了中国创业公司A轮融资纪录。2019年6月,仅融资A轮的跟谁学就登陆纽交所,成为纽交所上市的首家盈利的K12在线教育机构。

  跟谁学旗下主要有跟谁学和高途课堂两个品牌,此外还有成蹊商学院、金囿学堂、微师等。提供全品类在线教育课程,涵盖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语言培训、思维训练、从业考证、运动健康、家庭教育等类别。

  此外跟谁学近来也动作频频,12月7日,跟谁学宣布,几家价值投资者已约定购买总计约8.7亿美元的跟谁学新发行股票。

  据朴新教育11月发布的内部通知,为集中K12品牌业务,该公司决定剥离朴新网校业务,由跟谁学全面接管。在此之前,还有消息传出跟谁学也并购了鲸溪网校。

  早在今年五月,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就曾表示,“中国的教育板块大概率会迎来一波市场整合浪潮。没有强大的资本支持,线上教育系统的小型机构有可能难以维持。”

  究其原因,疫情不仅让线下教培机构颗粒无收,更是让中小型在线教育捉襟见肘。加上资本大环境不景气,行业没有融资进来几乎是难以维持。

  站在这个时间节点,似乎在线教育的整合浪潮近了。在线教育行业也相继出现合并收购的消息,如字节跳动收购了你拍一。豌豆思维收并了魔力耳朵。

  回顾互联网行业曾经58网、赶集网、滴滴、快的,美团、点评、携程、去哪儿……而依照以上合并的动作来看,教育行业竞争是必然的,似乎也有朝着几家独大后,快速合并的方向去走。

  巨亏+烧钱……跟谁学还能战吗?

  事实上,这一年,跟谁学并不太平,不仅接连被灰熊、香橼、天蝎创投、浑水等多家做空机构做空,还在第三季度由盈转亏,连续盈利的神话就此打破。

  跟谁学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跟谁学当季净收入19.658亿元,同比增长252.9%,净收入增长主要由于K12在线课程的付费入学人数增加;第三季度净亏损9.325亿元,而2019年同期的净收入为人民币190万元。

  据《21世纪商业评论》统计,新东方、好未来、网易有道和跟谁学四家K12教育头部机构在涵盖2020年暑期招生旺季在内的季报中披露,共花掉65亿元销售费用,同比增长超30亿。

  今年,跟谁学旗下高途课堂在《极限挑战》第六季中进行了品牌植入,节目中连线高途名师进行现场教学。

  对在线教育企业来说,大肆投放广告的效果除了生源外,就是营销费用的大幅上升,但是过度营销之后带来的亏损风险也会大幅提升。

  跟谁学的营销费用不菲,据其财报,今年前3季度,销售费用分别为7.57亿元、12.05亿元及20.56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58.36%、73%及104.58%。

  根据跟谁学三季度财报的内部电话会议提供的数据,销售费用在2020年第三季度增加到21亿元,其中用于效果类投放的费用约15亿元,品牌活动费用约5800万元,其余为人工成本、服务器和宽带及其他分摊成本等。

  值得关注的是,自10月中旬以来,跟谁学股价持续下挫。10月21日股价暴跌30.80%,两个多月间,股价由10月12日的119.94美元/股下跌到如今的60美元/股,股价近乎腰斩。

  距离刚上市的意气风发,时易世变,伴随跟谁学的有看好,也有质疑。此时决定搭救优胜教育,或许是跟谁学在面临在线大班课挑战后,为线下渠道积蓄力量也未可知。

上一篇:先烧钱再上市 K12在线教育机构的归途在何方?
下一篇:点亮夜空中的星 恩启创造科技赋能自闭症干预新模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