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幼有所育到幼有善育 新时代儿童保护需上升为强国战略

升学教育 40 2021-03-29

  未来网北京12月23日电(记者 李盈盈)“记得我们初中有一节课——观察洋葱表皮细胞,一般要用两学时讲解这个知识。可是,遇到与儿童生命健康最有关的青春期知识和性教育知识时,老师就会说‘今天这节课不讲了,大家回去自己看吧。’”日前,在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央团校、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共同主办的第十六届中国青少年发展论坛上,谈到新时代儿童保护工作面临的问题,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宋文珍说,“一方面,儿童遭遇性侵的风险在加大;另一方面,孩子们却缺乏相应的性健康教育知识,性教育缺失使儿童缺少防范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导致我们的儿童保护工作面临着新挑战。”

  政策为儿童撑起保护伞

  作为妇女儿童工作者,宋文珍强调,“十三五”期间,国家对儿童保护工作机制进一步加强,很多政策有了突破性进展。

  一是多部门合作推进儿童保护工作机制得到进一步加强。

  2016年,国务院建立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由28个部门组成,民政部负责牵头。

  201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之后,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成员单位得到加强。应急部、新组建的市场监管总局、医保局等都加入成员单位,形成儿童保护的合力。

  “非常有突破性的是民政部新设了儿童福利司,这在我国历史上具有跨时代意义。”宋文珍继续说道,“2019年,最高人民检察院设立第九检察厅,专门负责未成年检察工作。这些都是儿童保护工作的巨大成就。”

  二是困境儿童兜底保障取得新突破。

  2016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国发〔2016〕36号)》,除了孤儿,还将因家庭经济贫困、自身残疾、缺乏有效监护的儿童等纳入保障范围。

  2019年,民政部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将事实上无人抚养的儿童纳入保障范围。

  三是留守儿童关爱与保护工作得到进一步重视。

  2016年,国务院还出台了《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国发〔2016〕13号)》。“国务院在同一年,出台两个关于儿童工作的文件,这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是没有的。”宋文珍补充道。

  四是监护制度取得新进展。对于不履行监护责任的父母,可以撤销其监护权,由国家代为监护。

  2020年12月19日,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宋文珍在第十六届中国青少年发展论坛现场分享新时代儿童保护的现状和对策。 未来网记者 李盈盈摄

  儿童福利亟待纳入立法

  我们一直在尽力实现“幼有所育,学有所教,病有所医”。

  日前,在教育部2020“收官”系列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监测显示,2020年,全国残疾儿童义务教育入学率已经达到95%以上,过去残疾儿童‘入学难’的问题已经成为历史。”

  “有学上”的问题已经实现,人们更期望“上好学”。

  国家发展改革委社会发展司司长欧晓理说,虽然我国儿童关爱保护工作取得了很多成绩,但现阶段儿童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突出,政策体系仍以补缺型为主,相关法律法规缺失滞后,儿童友好的社会环境尚需完善等。

  2017年,残联抽样调查显示,2.7亿儿童中大概有500万残疾儿童,加上孤儿和城乡低保线以下的贫困儿童,共约有六七百万亟需保护的儿童。儿童保护仍工作面临巨大挑战。

  一方面,贫困问题不仅会导致儿童个子矮、身体瘦,最关键的是会影响大脑发育和受教育程度,甚至代际传递。

  另一方面,令宋文珍感到担忧的是,留守儿童群体除了心理问题,面临的更大问题是暴力伤害、性侵害等,我们的性健康教育知识却跟不上。很多的学校和家长都谈性色变,不开展相关教育。

  在宋文珍看来,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征程中,使儿童“幼有善育,学有优教,病有良医”,应成为新时代的目标。

  “建设社会主义强国,首先是儿童强。儿童强既是强国的基础,也是强国的内涵。”宋文珍指出,第一,各相关部门应理念上重视儿童工作,在出台法律、制定政策、编制规划、安排部署工作的时候,体现儿童优先。

  有研究表明,从经济价值角度,政府为学前教育每投资1美元,可获利7.16美元。多受一年早期教育,成年后工资多2.53倍。

  第二,落实保护责任。完善工作机制,将法制政策纳入国家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使儿童保护跟上国家经济发展的步伐。

  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将于2021年6月1日起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修订工作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目前,学前教育、家庭教育、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等已纳入立法进程中,唯一没有纳入的是儿童福利,希望尽快把儿童福利也纳入到立法。”宋文珍还呼吁在“十四五规划”中设儿童保护专节。

  2020年12月19日,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宋文珍在第十六届中国青少年发展论坛现场分享新时代儿童保护的现状和对策。 未来网记者 李盈盈摄

  第三,正在征求意见的《中国妇女儿童发展纲要(2021-2030年)》新增了两个领域:儿童安全和儿童家庭,强调家庭在儿童发展中的监护责任,并对弱势家庭提供相应的政策支持,比如监护支持、家庭指导和服务,完善生育、就业、社会保障及公共卫生服务,让每个家庭敢生、能生、想生。

  第四,构建友好儿童环境。建设儿童友好家园、儿童友好社区和儿童友好城市。

  儿童环境保护主要在基层,她希望把儿童友好社区纳入“十四五”规划,强化儿童基层保护体系。

  “还要促进儿童工作科学化、专业化。”宋文珍认为,儿童保护工作应强调三个视角,即权利视角、保护视角和服务视角。“儿童事业是为低龄人口服务的事业,但绝对不是低门槛、低素质的代名词,儿童工作必须专业化,为儿童创造更适合他们成长的世界。”

上一篇:“调配库”“摆渡船”……未来学校将以何种形态登场?
下一篇:聚焦低竞争、低评价、低管控 营造未来教育新生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